参考消息网2月2日报道
韩媒援引消息灵通人士1月30日的话表示,中国于2014年年底重启了中断近一年的对朝航空燃油支援。

  1月4日下午,沈阳军区某机步旅装步六连组织低姿匍匐训练。二班广东籍列兵丛玉伟和下士熊国球较上了劲,指导员王波一声令下,两人猛地蹿过出发线,激起一波波雪浪……丛玉伟最终败下阵来,但他冻得红扑扑的脸上却洋溢着兴奋的笑容:“指导员,在您的结对帮扶下,我的成绩又提高了3秒,我有信心练得更好更快!”

  1月21日上午,第39集团军某师的冬训场面让记者眼前一亮:在起伏雪野上驰骋的坦克,居然是去年深秋实兵演习时炸毁后修复的报废装备。该师师领导说:“将战损装备修复,重新拉进冬训场,旨在让装备保障能力接受战场的二次检验!”

  据韩国《中央日报》网站1月31日报道,上述消息灵通人士表示“2014年,中国向朝鲜无偿提供了大量的原油支援,没有记入中朝贸易统计中,但唯独中断了过去每年都多达8万~10万吨的航空燃油支援”,“但据我所知,到了年底,中方又一次性提供了8万吨航空燃油”。按照新加坡现货市场航空燃油(MOPS)的市价,8万吨航空燃油价值110万美元(约合687万元人民币)。消息灵通人士表示“朝鲜在罗先地区拥有胜利化学工厂这一炼油厂,但原油进口量不多,再加上工厂设备落后,工厂并没有正常启动”,“特别是航空燃油,全靠中国支援”。

  前阵子丛玉伟还是雪地面前缩手缩脚的南方娃,今天咋成了“东北汉”?王波告诉笔者:“连队按照旅里下发的《冬训中政治工作指示》,组织干部骨干和耐寒性较差的战士结成帮扶对子,现在连队的南方兵个个敢迎战‘寒将军’。”

  据悉,数年前,该师就结合重大演训任务,在集团军范围内率先展开了报废装备“实打实炸实修”的训练模式,使战时装备保障能力得到快速提升。然而,在组织这类训练课目时,官兵们大都关注战损装备的维修过程,而对这些“起死回生”的装备是否具有重返战场的“参战力”思考不多,检验办法也相对较少。

  报道称,航空燃油支援得到重启后,朝鲜空军2014年一直维持最小规模的飞行训练从2014年年底开始大幅增加。军方负责人表示“虽然很难公开朝鲜准确的训练内容,但相比前年,从2014年11月起朝鲜突然加强了冬季训练强度”,“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金正恩2014年11月之后先后五次对空军部队进行了现场指导,这也与中国重启航空燃油支援有关”。也就是说,中国中断航空燃油支援时,朝鲜为了节约航空燃油,一直在减少飞行训练,但重新获得航空燃油支援后,金正恩也频繁去空军基地视察。

  说着,王波从兜里掏出一张卡片给笔者看——

  今年冬训展开后,该师专门要求各单位将去年深秋实兵演习中“起死回生”的47台报废装备拉进冬训场,按照“走、打、联、防”的实战标准,全面检验坦克、装甲车、步战车等战损装备修复后的战力水平,形成了战损装备在演兵场上维修、在演兵场上检验的闭合回路。

  党员要站后半夜1点到4点的“冷岗”,主动担任外岗、迎风岗;

  1月22日上午,记者在该师某装甲团冬训场看到,坦克四连官兵专门按照坦克乘员编组对2台“起死回生”的报废坦克进行检验性训练。在完成10公里机动、车载通信和实弹射击等训练课目后,有着10多年装备维修经验的修理连四级军士长李业明走上前去,对乘员们在实际操作中发现的问题进行了总结梳理。

  住帐篷时,干部骨干要睡在最外面、最上面;

  当天傍晚,一摞关于“起死回生”装备的技术问题清单交到了该团团长耿大勇手中。翻看战损装备重返战场后暴露出来的各类问题,耿大勇说:“只有让更多的战损装备接受战场二次检验,拿到更多的一手资料,我们的装备保障能力才能练得更强!”

  徒步行军时干部骨干应站在迎风面,摩托化行军时应坐在车厢靠外位置;

  据了解,该师此次对“起死回生”装备的检验,共总结梳理出4类20余个具体问题,为他们下一步继续抓好装备保障能力建设找到了靶子,指明了方向。(记者牛辉、特约记者向勇)

  党员要轮流担任帐篷的“炉官”,每晚定时起床检查取暖煤油炉供热和安全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