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常万全(左)4日在首尔与韩国国防部长官韩民求举行会谈。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3月4日,中国全国人大发言人就2015年中国国防预算给出建议,引发日本媒体的高度关注。4日当天,几乎所有的日本主流媒体均在头条或要闻位置对中国军费相关内容作出了报道,呈现出“密集注视”的姿态。日本共同社统计称,中国2015年国防费用增长率维持在10%,这将是连续5年的两位数字增长。

图片 2
顺利完成飞行任务的康凯

  参考消息网2月6日报道
韩国《朝鲜日报》网站2月5日发表题为《中国防长对驻韩美军部署THAAD表忧虑》的报道称,中国国防部部长常万全4日访问首尔龙山区的国防部办公大厦,与韩国国防部长官韩民求举行会谈,就驻韩美军部署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表示忧虑。中方一直对在韩半岛部署THAAD持反对立场,但是中国军方领导人正式表明这一立场,还是第一次。

  关于2015年中国国防预算问题,中国全国人大发言人傅莹指出,2014年中国军费12.2%增长,2015年具体的数字要3月5日才能看到,预算才能提交大会代表。2015年建议的国防预算的增长幅度约是10%左右。结合2014年8082亿元的军费计算,2015年军费建议额度为8890亿元。

  作为空军第十二次党代会代表受到习主席接见后,空军首批双学士歼击机女飞行员康凯心中升腾起一种使命感——“雷霆玫瑰”逐梦金头盔

  韩国国防部相关人士当天表示:“部署THAAD不是正式议题,但是常万全部长对此表示忧虑。就此,韩民求长官解释说,美方没有确定部署THAAD,也没有与我方协商。而且这(不是针对中国的)是为了防范朝鲜弹道导弹威胁。”

  中国国防费用相关内容历来是日本媒体关注的焦点问题,4日也不例外。当天,包括日本共同社、《读卖新闻》、《每日新闻》、《产经新闻》、《朝日新闻》、NHK电视台、时事通信社、《日本经济新闻》以及《东京新闻》
等日本各主流媒体在内,无一例外地将人大发言人傅莹的发言内容放在了重要位置进行了报道。共同社称,截至2014年,中国军费已经连续4年保持两位数增长,5日即将公布的最终预算数字如果依然维持10%,中国军费将连续5年保持两位数增长。

  坐在记者对面的济空航空兵某师女飞行员康凯,白皙俏丽的脸庞,高挑出众的身材,一颦一笑中透着干练,眉眼间显出自信。

  韩联社2月4日报道称,韩国国防部长官韩民求和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常万全4日在首尔举行韩中国防部长会谈,商定尽早开通两国国防部间热线。由此,中国将成为继美国和日本之后,与韩国开通国防部间热线的第三个国家。而双方达成的协议被认为是检验两国军事关系的试金石。

  《日本经济新闻》认为,人大发言人傅莹所发表的数字极有可能是中国政府的最终数字。中方军费极有可能连续2年超过8000亿元,将仅次于美国成为全球第2位。在与周边国家存在发生海上摩擦的背景下,中国近年来每年都会增加海空两军的国防预算。虽然中方主张视为军队现代化发展需要,但美国高调宣称回归亚太后,中方增强了与美军对抗的意识。

  “我真的很自豪,能够成为空军首批双学士歼击机女飞行员!”康凯快人快语,“更自豪的是,去年6月17日,参加空军第十二次党代表大会时,我和代表们一起受到习主席亲切接见。”

  据韩国国防部相关负责人透露,韩中防长在会谈中商定,为尽早开通两国国防部间热线下周启动工作协商,双方将争取在年内开通热线。开通国防部间热线有利于双方避免偶发军事冲突,有利于双方就国际和地区安全问题及时进行沟通。韩国和中国的防空识别区有重叠区域,此前有观点认为两军在重叠区域有发生偶发冲突的可能性。另外,韩方认为开通韩中国防部间热线有助于两军就朝核问题、韩半岛局势等相关事宜进行紧密、及时的沟通。

  右翼媒体《产经新闻》未就中国军费发表评论,仅转载了日本共同社的报道原文,但却将目光转向了钓鱼岛。为让国际社会了解钓鱼岛问题的事实与真相,向世界表明中方立场,中国国家海洋局4日公开了钓鱼岛专门网站的日语版和英文版。对此,《产经新闻》认为,日本外务省此前曾引发有关钓鱼岛日本政府立场相关手册,其中包括中文版和英文版,中方此举意在就钓鱼岛主权问题与日方展开对抗。

  当天晚上,她就给战友和家人打电话,分享见到习主席的喜悦。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康凯仍难掩兴奋:“那是我最大的荣耀,时代赋予我们强国兴军的重大使命,激励我飞得更高、更远!”

  韩中两国自2007年起开始商讨在两国国防部间开通热线电话的事宜,中方考虑到与朝鲜的关系,一直以来态度消极。但两国于2008年11月开通海军和空军师团、作战司令部级别部队间的军事热线。具体包括,韩国海军第二舰队与中国海军北海舰队司令部作战处间的军事热线,韩国空军中央防空控制中心与中国济南军区防空中心间的军事热线。

  有关中国国防费用问题,全国人大发言人傅莹在3月4日举行的人大发布会上强调,国家整体军备水平,有差距。大部分的军事装备研发都要靠自己来做,甚至从头做起。从根本来讲,中国的国防政策是防御性的。改革开放取得了这么大成就,不是靠舰炮开路,都是靠互惠互利的合作,甚至是让利合作。

  参加完党代会,康凯回到部队参加的第一个任务就是驾机转场训练。迎着初升的太阳,康凯和其他3名歼击机女飞行员阔步走向战机。启动、加速、滑跑、起飞……一架架战鹰跃上长空,掠过人流熙攘的城市,掠过星星点点的村庄,进入陌生空域。

  此外,双方商定今年3月由韩方向中方归还新发掘出的68具中国志愿军遗骸。

  望着机翼下繁花似锦的城市、村庄,一种使命感在康凯心中升腾:蓝天有我,祖国一片安宁!

  另据国防部相关负责人透露,常万全在会谈中就美国在韩半岛部署THAAD的可能性表示忧虑。韩民求对此表示,美国尚未决定是否在韩半岛部署
THAAD,也没有向韩方提出相关要求,韩美之间并未就此进行协商。这是中国国防部高层官员首次向韩方表明对部署THAAD的立场。

  1小时后,4架飞机稳稳降落在陌生机场。座舱盖缓缓打开,露出一张张如花绽放的脸庞。“在蓝天上飞翔的感觉真好!”

  常万全的此访是2006年中国时任国防部长曹刚川访韩以来,中国防长时隔9年再次对韩国进行正式访问,是对韩国前防长金宽镇2011年访华的回访。

  2008年,15万多名女高中毕业生报名参加招飞,最终选上33人,康凯幸运地成为其中一员。后来又通过航理、初高教机训练、歼击机改装训练,仅康凯等10人成为女飞行员。回想一路走来的艰辛,康凯动情地说:“在我心里,不仅仅是我们10个人在飞,还承载着其他23名姐妹的希望和理想,一起在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