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东京2月22日电
(记者刘军国)中国驻福冈总领馆22日称,因在长崎县五岛市附近海域违规作业被日方扣留的一艘中国渔船与船员当天下午在船长履行完相关手续后获释。中国驻福冈总领馆官员告诉本报记者,这艘来自浙江的“浙岭渔26881”号渔船21日晚在日本长崎县五岛市附近海域被日方以“作业日志记录不属实”为由扣留。船上共有9名中国籍船员。

图片 1 资料图:美国X-51超高音速试验飞行器

  “这条中华神盾舰,就是我们监造的!”初春的一天,看到媒体上关于长春舰的报道,付森宗脸上写满了自豪。

  超高音速武器:改变战争规则的利矛

  付森宗的身份是海军驻江南造船厂军事代表室总代表,担负着国产大型驱逐舰监造任务。“长春舰是我们搬迁到新厂区、运用新模式监造的第一条大型驱逐舰。”付森宗说话简洁,全然不提当年监造过程的苦辣辛酸。

  巡航导弹飞行速度慢、飞行高度低,在目标区域无垂直机动自由,容易发生误伤事故。而超高音速武器可以将其最后的杀伤环节极大地缩短,它将对现有的反导系统提出新的挑战,成为新的技术争夺制高点。

  作为海军首个驻厂监造机构的新一代领军者,不善言辞的付森宗带领一支海军监造团队默默工作,为共和国监造了一批批先进战舰。而他自己,则亲眼见证了三代国产驱逐舰从设计到建造的全过程。

  在历时7年多的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对伊拉克使用了大量的战斧巡航导弹,给伊拉克造成重创。然而,巡航导弹因其飞行速度慢、飞行高度低、在目标区域无垂直机动自由等缺点,其装备的GPS曾多次受到干扰,屡发误伤事故。

  一艘战舰的生产过程涉及上千家配套厂商,配套产品的性能直接关乎战舰战斗力。付森宗开创性地建立总装厂与主要配套单位间的高层联席会议机制,在配套产品中推行“质量实名制”,把“保质量、保打赢”的意识向配套单位延伸,促进了质量监督方式从“保姆式”向“监控式”转变,从源头上控制了配套产品质量,保证了战舰的每一个零件都“无懈可击”。

  如今,正走入人们视野的“超高音速武器”有望成为“破盾矛”,甩开类似的反导麻烦。

  为监造出官兵满意的战舰,几年来付森宗走遍了海军主战部队,深入一线了解官兵意见。某部官兵反映,现代化战舰修理难度大、维护要求高,付森宗迅速把“完善新型战舰舰员培训”的意见反馈到厂家,并组织工厂技术人员利用部队任务间隙开展经常性现场培训,有效弥补了培训不足。

  “超高音速武器可以将最后的杀伤环节极大地缩短。换言之,目标物将难以作出有效的防御和拦截。”《航空知识》副主编王亚男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超高音速武器将对现有的反导系统提出新的挑战,成为新的技术争夺制高点。

  “从过去十年磨一‘舰’,到现在国产大型舰艇批量生产,压力之大前所未有。”付森宗说,海军装备建设的跨越式发展,对监造人才也提出了更多要求。为建设一支适应新形势的人才队伍,付森宗打破专业界限,把过去工作在潜艇、水面舰艇等不同领域的专业人才重新优化分组,科学调配人力资源。

  航空航天技术的结合

  在付森宗的带领下,不同专业的军代表互学互帮,专业视野得到扩展,形成了“专家带尖子、尖子带骨干”的育才机制,5名国家级注册审核员和多名技术专家很快脱颖而出。新版质量体系文件、六西格玛管理模式等新知识成为监造人员的必修课,国际最先进的民用技术也被应用到军品监造中。

  类似于洲际导弹,超高音速飞行器可以以超高音速(大于5马赫)飞行,然后通过滑翔的方式飞向目标区域。与洲际导弹不同的是,超高音速飞行器不必在大部分时间里飞行在几百公里外的太空,它可以借助不同动力系统在近地轨道和地球亚轨道高速飞行。

  人力资源整合带来的效益,在监造第三代驱逐舰中体现得淋漓尽致。第三代驱逐舰与第二代的重要区别是采用了垂直发射的设计,即把横置于甲板上层的导弹改为垂直放入甲板下部,以此提升舰艇的攻击和隐身性能。看似简单的位置变化却牵动了所有军代表的神经。付森宗带领数十名军代表攻坚,武备组、机电组和船体组等多个组发挥专业融合的整体保障优势,联合制定舱室空间优化和导弹置入方案,确保了先进设计理念全部转化为优异实战性能。

  这类未来飞行器包括自身动力型和无自身动力型两种,可以由陆基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和远程战略轰炸机发射,其主要应用前景是超高音速巡航导弹和超高音速无人机。

  如今,装有垂直发射导弹的新型战舰早已驰骋在深蓝大洋。而付森宗和他的团队,也正在追逐新的大舰梦。(钱晓虎
赵东 曾庆)

  “如果未来超高音速飞行器要从普通跑道起降,两种发动机是必不可少的。一种是火箭发动机,负责发射起飞和加速;而当飞行器速度达到一定的马赫数时,超燃冲压发动机开始工作,可以包办从大气层进入地球亚轨道的过程。”著名军事评论员宋忠平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超高音速飞行器兼具航空、航天两大任务。

  超燃冲压发动机使用烃类燃料或液氢燃料,燃烧在超音速下进行,飞行速度高达5~16马赫,是未来空天飞机主要的动力来源。目前,这种发动机搭载在美国的X-43A、X-51A“乘波者”(又称“驭波者”)高超音速试验机上。

  王亚男告诉记者,高超音速飞行器可利用自身动力进入亚轨道高度,然后可通过滑翔载入的方式飞向目标地域。“滑翔的时候像飞机,但在滑翔之前,更像航天火箭或者导弹,是航空、航天两种技术的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