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资料图:清政府耗费巨资和多年时间修建了旅顺基地,但在战争中未能发挥应有作用即陷落敌手

  筑基提升振翼起航

  舆论应将恐怖犯罪与宗教、民族脱钩

  今年是甲午战争爆发120周年,120年前中日之间进行了一场震惊世界的战争,中国战败,与日本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在中国近代的对外战争中,中日甲午战争可以说是规模最大、失败最惨、影响最深、后果最重、教训最多的一场战争。正因为如此,重新反思这段历史,也最具现实意义。

  ——中航工业洪都落实峰会精神,全力以赴吹响2014年“实现交付”冲锋号

  厉 声

  我认为,甲午战争惨败的教训主要有十条:

  2011年以来,经过三年的蓄势,中航工业洪都公司已经完成了筑底,迈上了爬坡向上、稳步攀升的快车道。

  “3·01”云南昆明恶性恐怖事件是一起选择“时机”,以残忍手段实施的暴力恐怖。这次是选择云南,一是云南是多民族地区,是边疆,他们认为有机可乘。二是云南和国外通道多,作案后出逃比较容易。三是云南有部分伊斯兰群众,自认为是可以借助的力量。时机选在“两会”即将召开之际,就是针对党和政府,在向中央“叫板”。从这个意义上说,“东突”分子这次恐怖犯罪活动精心策划,造成百余人的惨重伤亡,可以说他们达到了“预期目的”。

  一、国殇伤在政体,体制落后必然挨打

  “洪都正在大踏步往上走”

  强化底线思维,应付更猖狂的恐怖活动

  19世纪后期,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已经完成了向帝国主义阶段的转变,资本输出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这必然引起新一轮对殖民地更加激烈的争夺。于是,地大物博的半封建半殖民地中国便成为帝国主义列强眼中的猎物。而此时,中国大陆战祸连接,内忧外患频仍,国运岌岌可危。李鸿章奉命创建海军,建设国防力量,虽学习西方之经验,但只学其皮表,未触实质。而慈禧太后竟将建军之大量军费挪用,作为修建三海及颐和园之用款。

  “洪都正在大踏步往上走!”这是2013年9月中航工业董事长林左鸣考察洪都时的感觉。

  如同2013年“东突”分子在新疆当地制造的多起恐怖犯罪一样,这些恐怖分子是一伙亡命之徒,以“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的疯狂理念,尽其可能残害生命、破坏社会,造成恶劣影响和后果。“3·01”暴恐事件使本已在“热”中的新疆舆情急速升温。如何看待“3·01”惨案,是当下我国涉新疆舆情的一个“结点”。

  反观日本,自明治维新之后,建立新政,充实国力,汲取西方文化之精髓,摒弃不合时宜之思维,提出“开拓万里波涛”的口号,走上资本主义发展道路。1887年3月,正当中国准备挪用海军购舰专款之际,日皇谕令从皇室内库中提取30万日元(相当皇室经费十分之一)作为购舰用费。谕令即出,全国影从,至当年9月,集资即达100余万日元。两相比较,高下立现,由此可见大清帝国首先败在国体政体上,甲午之战,其实是两种社会制度的较量;甲午之败,有其历史的必然性。

  “做企业感觉很重要,我每一次来洪都都有新的感觉,你们的精神面貌,你们想的什么事情,我都能感觉出来。”林左鸣动情地说道,“(这一次)我看了一下,感觉出洪都正在大踏步往上走!保持这个势头,全力以赴继续推进各项工作,再苦个两三年,你们的后续发展将势不可挡!”

  当前,如何维护国家1/6国土的安全,如何遏制“东突”恐怖分子顶风作案,是我国面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现实问题。2013年12月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专题听取新疆工作汇报后,在中央作出的指示中有两个亮点:一是新疆的经济发展与民生要围绕着长治久安,以长治久安作为发展和民生的目标,在做新疆发展和民生工作的时候,要考虑到争取民心。二是强化底线思维。要准备应对这伙亡命徒更猖狂的分裂与恐怖犯罪活动。

  二、战败败在贪腐,腐败不除未战先败

  由于正处在从生产二代机向三代机转型升级的历史机遇期,近几年洪都的发展驶入了快车道。以2013年为例,洪都实现经营业绩的历史性突破。洪都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黄临骄傲地说道:“2013年洪都确确实实上了一个新台阶,可以说是各项指标完成得最好的单位之一!”

  因此,我国涉新疆舆情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要引导人们思考:如何由国家主导,动员各民族力量,举全国之力回击“东突”势力对国家领土主权完整的挑衅;遏制其以分裂为目的的恐怖犯罪,从根本上保障社会稳定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另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引导人们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

  当时,清廷修缮“三海”工程,有人估计费用在白银300万两以上,可添购多艘“定远”“镇远”这样的主力舰。在黄海海战之前6个月,北洋舰队申请紧急换装部分速射炮并补充弹药,以应紧急之需。而李鸿章竟然以慈禧太后祝寿需要用款为名,予以拒绝。当1894年11月7日,清廷为慈禧太后大庆六十寿辰之日,正是我辽东半岛大连湾陷落敌手之时,此腐朽政权焉能不败!

  对于一个60多年的军工老厂来说,重新焕发生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2013年林左鸣考察时就指出:“尽管在发展过程中,碰到了一些挫折和坎坷,但是这几年洪都在领导班子的带领下正以非常好的态势发展!”

  改革开放初期以来,从上世纪80年代以分裂为目的的骚乱,到90年代后以分裂为目的的恐怖犯罪,
“东突”势力的分裂活动从未终止。但中国却高歌猛进,发展的势头一波高过一波。强大的中国完全有能力维护国家1/6国土的安全,完全有能力回击“东突”势力的挑衅,遏制恐怖犯罪。在应对“东突”恐怖犯罪、维护社会稳定的“战术”方面,国民应与政府共同考虑,如何在新形势下,采取相应的有效对策与措施,标本兼治、釜底抽薪,确保新疆的长治久安。

  三、强国必须强军,军不够强不成强国

  2011年,新一届领导班子制定了洪都公司“十二五”及2020年中长期发展规划。规划明确了公司未来5~10年的发展方向,提出要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飞行训练系统供应商,全面推进军用航空、民用航空和非航空民品三大业务板块的发展目标。

  让民族与分裂脱钩,让宗教与极端脱钩

  在中日开战之前,中国的经济、军事实力并不比日本差,从经济上看,甲午战前日本的重工业还比较薄弱,轻工业中也只有纺织业比较发达。钢铁、煤、机器制造的产量都比中国低得多。但清政府疏于国防建设,有军不强。更有甚者,在甲午战争爆发前的几年时间,竟然只舰未添。原来清政府的海军是世界第八,亚洲第一,此时已被日本赶超。开战前三个月,李鸿章预感到这种危机,拟为北洋海军换装21门新式火炮,但因海军衙门与户部意见相左,而不得仅先为“定远”“镇远”两舰购买12门快炮。此时,日本诸多主力舰均已安装速射炮,这为黄海战败埋下隐患。甲午战败后,清政府赔款白银2.3亿两。要知今日何必当初,若当年早将银两用于购买急需装备,何至开战仓皇至此?

  几年下来,洪都公司在这几块领域斩获颇丰。洪都公司在教练机产品上已经形成了初、中、高教练机系列化发展的体系。与此同时,2010年以来,洪都继续巩固和发展了K8基础教练机的国内外市场,新增国外用户3个,新增国外订单52架,由此占据了世界70%的喷气式基础教练机市场。林左鸣赞道:“从K8到L15,洪都在国际、国内市场开拓等方面已经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生存之道,这条道路更加贴近市场经济,具有更加顽强的生命力,也与集团战略更加契合。”

  一定要关注“东突”分子的政治诉求。世界各地的各类恐怖活动很多,都有自己不同的政治诉求。在关注“3·01”恐怖犯罪过程的同时,一定要看到“东突”恐怖犯罪的政治诉求。为实现分裂新疆的政治诉求,“东突”势力利用了民族和宗教,蒙蔽、煽动和裹挟部分群众。这伙民族败类与其所属的民族已完全脱离,在昆明也不可能有什么“极端伊斯兰运动”;所以,“东突”恐怖犯罪既不是民族问题,也不是宗教问题。与多年来不断升级的“东突”恐怖犯罪一样,制造“3·01”惨案的政治诉求是企图以所谓“民族独立”的形式制造国家分裂,将我国1/6的国土分离出去。所以,这伙“东突”分子在从事恐怖犯罪、在挥刀杀人时认为是在为“民族独立”做贡献,毫无犯罪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