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8月28日报道
据日本《日本经济新闻》8月23日报道称,围绕日本2030年左右引进的新一代战斗机,美国军工巨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下文简称洛-马)向日本防卫省提交了开发计划。新战斗机将以该公司的F-22隐身战机为主体进行改造,允许日本企业承担50%以上的开发和生产任务。这也是美国首次允许向外国出口F-22相关技术。而反观美日联合研发战机的历史,类似事例是有迹可循的。那么美国向日本出口F-22技术,对日本的军工自研能力会有怎样的影响呢?本文就此为您简析。

图片 1

  据俄罗斯卫星网9月4日报道,乌克兰外长克里姆金认为,乌克兰加入北约前可直接提出在该国部署北约军事基地的问题。

图片 2

  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  央视新闻截屏图

  9月3日,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向最高拉达提交了关于修改宪法的法案,该法案在主法中规定了乌克兰加入欧盟和北约的方针。与此同时,波罗申科提议从宪法中删除有关俄黑海舰队驻扎的规定。拉达并未排除可能会讨论部署北约军事基地以取代俄黑海舰队。

  资料图片:美空军F-22隐身战机。(图片来源于网络)

  新华社安卡拉8月31日消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8月31日表示,土耳其将尽快接收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

  克里姆金9月3日在乌克兰ICTV直播中回答基辅是否应在宪法中载入部署北约军事基地可能性的问题时表示:“您们看到的总统提交的表述就涉及一种基地,这里写得很明确。第二点,在我们加入北约前和加入欧盟前我们将修改宪法。”

  第一次“阉割”:美国强推F-2战机 日本部分受益

  埃尔多安当天在土耳其西部城市巴勒克埃西尔发表演讲时说,土耳其需要S-400防空导弹系统,土俄双方已签订合同,土耳其将尽快接收这批防空导弹系统。

  乌克兰最高拉达2014年12月对两项法律进行了修改,放弃了国家的不结盟地位。2016年6月,乌克兰通过了补充修订,其规定加入北约是肌肤对外政策的目标。乌克兰还应在2020年前确保其武装力量完全与北约成员国军队兼容。

  据日本《日本经济新闻》发表的题为《F-22改良版或一半以上在日本生产》的报道称,美国此次向日本提供F-22隐身战机的机体等相关技术,是因为没有技术外流的担忧,而且有助于亚洲的安全保障。如果日本厂商负责发动机等核心零部件研发,还能提升日本防卫产业的生产和技术基础,可以说是象征日美同盟加强的举措。洛-马允许日本承担50%以上的新一代战机开发与生产,是为了回应日方有关“美国企业垄断开发和生产,日本企业几乎无法参与”的担忧。洛-马称,归根到底这是一个日本主导的框架。报道还称,新一代战斗机是2030年左右退役的F-2“支援战斗机”的后继机型。

  埃尔多安说,土美签署了F-35战机的订购合同,如果美方拒绝交付战机,土方还有很多替代选项。他表示,土耳其需要与美欧以外的其他国家深化合作。

  巧合的是,30多年前的20世纪80年代,日本在启动“实验性支援战斗机”(简称FS-X,后来F-2战机的前身)计划时也发生过类似情况。1982年,日本政府寻求能够替代老旧三菱F-1支援战斗机的新一代战机,当时日本有3种海外候选机型,包括美国的F-16“战隼”、F/A-18“大黄蜂”(当时为A/B型)及欧洲“狂风”IDS攻击机,还有一个自研战斗机方案。当时日本对3种海外机型的性能指标都不满意。

  去年12月,土耳其与俄罗斯就购买S-400防空导弹系统签订贷款协议。根据协议,俄罗斯将向土耳其出售4套S-400防空导弹系统,合同金额为25亿美元。此项军售交易的达成,标志着土耳其将成为首个购买并部署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北约成员国。

图片 3

  土俄的军售交易引发美国等北约盟友不满。美国在新近通过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要求暂停向土耳其交付F-35战机。

  资料图片:日本三菱重工当时提出的FS-X自研战机方案模型。(图片来源于网络)

  (原题为《土耳其总统说土将尽快接收俄S-400防空导弹系统》)

  1985年3月,三菱重工提出独立研发代号JF-210的新型战机,外形类似瑞典“鹰狮”战机的鸭式布局,但不同的是采用双发动机、双垂尾设计,进气道设计则类似F-16战机,位于座舱下方。按设计指标,JF-21最大平飞速度1.9马赫,挂载4枚反舰导弹时的作战半径为930千米,可见日本的目标还是十分远大的,可惜该计划最终胎死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