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之战是公元208年,孙权、刘备联军在长江赤壁一带,大败曹军的一次决战。话说曹操败袁绍、破乌桓,基本统一北方后,于建安十三年七月,挥师南下,欲先灭掉刘表,再顺着长江东进,击败孙权,以统一天下。

自朱元璋起,大明帝国绵延280余年。至于说朱元璋如何从一个起义的散兵游勇到战胜横扫欧亚的蒙古军队的帝王,这里面有着太多的思考,是明朝的军事力量强大,还是元朝蒙古军队腐败了,明朝和元朝的胜败是如何交替的?

公元前53年,古罗马与安息国大战,克拉苏率领大军进攻,后遭到安息军队围剿,首领克拉苏被俘斩首,罗马军团几乎全军覆没,只有克拉苏的长子普布利乌斯率领的第一军团6000余人拼死突围。33年后,经历了无数次战争的罗马帝国与安息国最终签订了停火和约。

图片 1

蒙古人自成吉思汗而崛起,他率领的蒙古铁骑向西征服到西亚,向东征服到黑海,并于1206年建立大蒙古国。蒙古军队的强悍通过无数次的战役得到了很好的证明。在宋元交战的时候,在平原上宋朝军队根本不敢和蒙古骑兵对战,否则将是一边倒的屠杀。

图片 2

九月,曹军进占新野,时刘表已死,其子刘琮不战而降。依附刘表屯兵樊城的刘备仓促率军民南撤。曹操收编刘表部众,号称八十万大军向长江推进。刘备在长被曹军大败后,于退军途中派诸葛亮赴柴桑会见孙权,说服孙权结盟抗曹。

天道有盈亏,强盛到了一个高峰之后接下来便只会是走下坡路,而另一股新兴的力量必将取而代之。

之后罗马帝国要求遣返战争中被俘的官兵时,安息国当局否认其事。罗马人惊奇地发现,当年突围的古罗马第一军团6000余人神秘地失踪了。第一军团的消失成了罗马史上的一桩悬案,而这桩悬案千百年来一直困扰着中西方史学界。

孙权命周瑜为主将,程普为副,率三万精锐水军,联合屯驻樊口的刘备军,共约五万人溯长江西进,迎击曹军。十一月,孙刘联军与曹军对峙于赤壁。曹操将战船首尾相连,结为一体,以利演练水军,伺机攻战。周瑜采纳部将黄盖所献火攻计,并令其致书曹操诈降,曹操中计。黄盖择时率蒙冲斗舰乘风驶入曹军水寨纵火。曹军船阵被烧,火势延及岸上营寨,孙刘联军乘势出击,曹军死伤过半,遂率部北退,留征南将军曹仁固守江陵。联军乘胜扩张战果,孙刘两军分占荆州要地。

图片 3

甘肃省永昌县焦家庄乡楼庄子村六队的者来寨本是个不为人知的小村落,近年来却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热切关注,这是为什么呢?原来,澳大利亚学者戴维·哈里
斯提出,者来寨是古骊靬城遗址,而骊靬城则是西汉安置古罗马战俘之城。一石激起千层浪,国内学者纷纷发表文章,参与这一问题的讨论。在众多学者中,西北民族学院历史系教授关意权是一个不能不提的人。

图片 4

到了朱元璋兴起,徐达常遇春等人在野战骑兵对决中,和蒙古军交战却能频频取胜。难道真的是蒙古军队腐败蜕化了?还是蒙古军的统帅是庸才?

单于手下一支很奇特的雇佣军引起了西汉将士的注意。关意权在阅读中国史籍《汉书·陈汤传》时发现:公元前36年,西汉王朝的西域都护甘延寿和副校尉陈汤,率4万将士西征匈奴于郅支城……征战途中,西汉将士注意到单于手下一支很奇特的雇佣军,他们以步兵百余人组成“夹门鱼鳞阵”,土城外设置“重木城”。而这种用圆形盾牌组成鱼鳞阵的进攻阵式,和在土城外修重木城的防御手段,正是当年罗马军队所独有的作战手段。

这场战役标志着中国军事政治中心不再限于黄河流域。这场战役的大败也让曹操失去了在短时间内统一中国的可能性,而孙权刘备则借此胜役开始发展壮大各自的势力,曹、刘、孙三家争夺荆州之战揭开序幕。此后,曹操退回北方,再没有机会以如此大规模进行南征。此战形成天下三分的雏型,奠定三国鼎立的基础。

从历史记载来看,上述两个问题都是否定的,元朝的蒙古军没有蜕化,他的统帅也不是庸才。前期蒙古军和常遇春徐达交手的统帅王保保绝不是庸才。《明史》记载”扩廓百战不屈,欲继先志,而赍恨以死……要皆元之忠臣也。”可见对王保保的评价之高,得到明朝史官的认可,足以显示王保保不是庸才。

图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