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均益
主持人:大家晚上好,欢迎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

  韩国《中央日报》23日文章,原题:53%亚太地区战略家认为,未来10年中国本地区最强大

图片 1
资料图:1895年,甲午战争结束后,日军在威海遣返被俘清军

  30米、50米,这是日本媒体渲染的中国的苏-27与日方两架侦察机的距离。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称这样的接近是超过常识和常规的。而且中国战机携带导弹,这让日本飞行员感觉十分不安。不顾通告,擅闯中俄演习海域进行干扰,这样一面挑衅,一面又鼓吹中国威胁,日本到底意欲何为?这样的行为又将带来怎样的潜在的危险。今天演播室我们请到的是我们的两位特约评论员尹卓先生和杜文龙先生,我们一起来点评一下这件事情,具体的情况还是通过一个新闻短片了解一下。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和《中央日报》对11个亚太国家的战略精英进行舆论调查,部分结果出人意料。

  120年前发生的甲午战争,是新兴的日本同腐朽衰败的清末中国的一场决定两国命运之搏。此前被“天朝”视为“蕞尔小邦”的原中华文明的师从者,竟然把文化母国打得一败涂地,这不仅改变了中日两国的发展轨迹,也深刻地影响了此后双方往来的相互观感。

  (播放短片)

  从每个国家选出150名专家进行的在线问卷调查显示,认为未来10年亚太地区拥有最强大影响是中国的占53%,认为中国将成为本国最重要经济合作伙伴的占56%,认为美国未来最强的只有28%。79%的专家认为未来10年中国在亚太和全球经济中将发挥重要或正面作用,但也有61%的专家认为,中国未来可能在安保方面对本国造成某种程度的负面影响。

  回顾甲午战争,应力戒狭隘单向的思维方式和简单的悲情意识,而将其放在中国和日本近现代历史的进程中来审视。甲午战后,中国以日本为自身崛起的坐标,激发起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大潮,在抗战和经济竞赛中实现战胜和超越,并一直影响到今天的中日关系。

  小野寺五典
日本防卫大臣:通常的情况下,两机之间会保持一定距离,这次的情况是我们的飞机在国际海域上空飞行,而他们则阻碍我们的飞行,这是完全超乎寻常的行为。

  对于影响亚太地区合作最重要的因素,领土纷争被专家列为首位,其次是历史问题,第三则是“中国崛起带来的不确定性”。80%以上的中国和日本专家认为如果外交努力失败有可能使用武力解决纠纷。

  日本对华仰视到俯视——荣辱靠实力

  解说:此前一天,本月24日,日本自卫队两架侦察机闯入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对中俄海上联合演习实施侦查干扰,中国军队飞机紧急升空,并采取了必要的识别防范措施,中国国防部也对次表示,日方军机擅自闯入演习空余,并采取危险动作的行为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通行准则》,及易造成误读误判,甚至引发空中意外事件。据报道,日方此次出动的两架飞机,分别是海上自卫队OP-3C图象信息采集机和航空自卫队YS-11EB电子侦察机,集中OP-3C是日本川崎重工用P-3C巡逻机独自改造的图象信息采集机,强化了其光学侦查,图象采集能力,它可以将拍摄到的图象信息在飞行中处理,然后通过卫星传输回海面上的指挥舰。日本媒体曾报道,这类经过改装的侦察机性能极佳,可以执行绝密的战略侦查任务。另一架YS-11EB电子侦察机有强大的电子战能力,它专门用于搜集外国军队水面舰艇和潜艇的雷达、电子信号、以及通讯信息,美联社原引日本防卫生官员的话报道称,在24日的相遇中,日方YS-11EB侦察机同中国军机的最近距离仅有30米。而24日,中俄海上军演恰好进入到了联合反潜、联合搜救演练的阶段,当天上午参演的中俄海军出动了潜艇和水面舰艇编队,进行了反潜攻防演练。而根据日本防卫省公布的消息,日方的两家侦察机也正是24日上午在相关海域遭遇中国军机的,有分析人士指出,在中俄进行进行联合反潜演习之际,日方两架具备强大电子侦查与光学侦查能力的飞机闯入我东海防空识别区,对中俄参演舰艇实施干扰,其意图及为明显,并不是像日本防卫省所称的那样,属于所谓的常规警戒监视。

  调查结果还显示,只有中国和韩国专家认为历史问题比领土纷争更重要。88%的中国大陆专家、62%台湾地区专家和60%的韩国专家认为日本是地区安全负面因素。

  中国自汉代起同日本接触,至唐代以后日本才对华形成了密切往来。从那时起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日本人对华态度转变经历了三个阶段——从唐朝至宋朝是“仰视”,日本学习中国文化走出蒙昧落后时代;从元代到甲午战争前是“平视”,日本借台风即所谓“神风”击败了忽必烈的舰队,不过明朝军队又在朝鲜打败日军使其收敛了野心和傲气;从甲午战争后到抗战结束是“俯视”,日本在甲午战争中将清朝统治的中国打得一败涂地,傲慢一发不可收拾。

  正在评论:渲染军机“异常接近”日居心何在?

  战略家认为这一地区最紧急的危机是什么呢?被排在首位的是经济、金融危机,围绕领土和历史的纷争排在第二位,气候变化排在第三位。(作者维克多·查〔音〕和麦克·格林,王刚译)

  值得人们注意的是,中日两国最早的密切交往,是靠中国对日军事胜利得以建立的。公元633年,日本出动舟师数百,进攻朝鲜半岛白江口,唐朝军队与之交锋大败之。这一仗使日本看清了自己经济、文化和社会制度的落后。日本从此心悦诚服地向唐朝全面学习。7世纪至8世纪,日本大量派出遣唐使、留学生和留学僧赴大陆,学习制造工艺、建筑美术、典章制度等等。日本在唐代对中国的尊重,反映出这个民族善于学习的优长,同时也显露了其崇拜强权的特性。

  专家观点:中方军演飞机带有导弹完全是正常行为

  中国的宋朝被元朝灭亡后,日本一批人便认为神州的文化精粹只保留在自己国内。16世纪,日本人购买和仿制西洋火枪,对中国又拥有了火器优势。当时日本流浪武士组成的武装团体即明朝人所称的“倭寇”窜扰中国东南沿海,为祸百年,使中原王朝首次有了海防危机。

  日方职责是企图掩盖日机的非法行为

  明末的中国虽已衰败,在1592年至1599年还能派出10万大军跨过鸭绿江,联合朝鲜取得抗倭援朝的胜利。这一胜利遏制了日本的侵华野心,赢得中国东邻半岛近300年的稳定。

  主持人:我们首先请尹老师给我们来分析一下,这次我们中国军机首次与日本自卫队的这个飞机发生如此异常的这样一个接近。当然我们知道,当时正在进行中俄的海上演习。这是一种什么性质的事情?在您看来。

  17世纪至19世纪中期,幕府时期的日本因感受到外来威胁实行锁国,却不禁止西洋武器输入和讲西方科学技术的“兰学”(当时日本通过荷兰学习西方,把西方科学技术统称为兰学——本报注),开放程度大大高于闭目塞听的清王朝。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实行西化增强了经济军事科技实力,“征韩”、“征清”便被迅速付诸实施,1894年即甲午年间中国所遭遇的那场战祸已势不可免。

  尹卓
本台特约评论员:这是偶发事件,但是偶发事件是由日方有意引起的,因为它日方的军机作为侦察机,它有权利进行侦查,但是中国已经发布了我们演习的坐标点,包括海域和空域都发布了,按国际惯例你应该避开演习的海域和空域,特别是空域,作为飞机。这次它已经是进入到我们的演习空域来了,所以我们才采取必要的行动,采取跟踪、识别,发现是侦察机,我们开始向外逼离,我们想这是一种完全正常的行为,而且我们的飞机是在那进行参演的飞机,参演的飞机当然是带导弹的,毫无疑问的,你说中方飞机带导弹,这没什么奇怪的,我们参演的飞机怎么不带导弹。

  “脱亚入欧”与“中体西用”——变革须彻底

  主持人:我们正在进行军事演习啊,不带导弹的飞机搞什么军事演习,那不是假招吗。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中国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日本在此后的十几年里也面临着同样命运的威胁。令人叹息的是,日本是以牺牲中国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尹卓:所以它这种完全是有意识的,日本而且有意由小野寺五典亲自向媒体进行披露,然后进行谴责等等等等,然后提出正式的外交抗议的曾经,这些都是属于一种欲盖弥彰的行为。当然是它希望能够把中国威胁炒的越热越好,特别在钓鱼岛方向,认为中俄的演习威胁到日本的安全,希望把这个演习摸黑成这样一种性质。我们不仅就要联想到安倍下面在7月份他到进行修改宪法的事情,他要为这个铺路,要造舆论,中俄演习可能给他提供了他认为是一个合适的机会。

  1853年7月,刚刚跻身强国之列的美国派出四艘全副武装的黑色军舰,闯入日本港口。此时的日本仍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看到抵抗必败,便于1854年同美国签订了《神奈川条约》。接着,俄国、英国也接踵而来,日本又相继与它们签订了不平等条约,丧失了关税自主权,开放横滨等港口让西方开租界(“居留地”)并给予领事裁判权。

  主持人:这是他的一个材料。杜老师,我们注意到日本媒体也好,包括小野寺五典也好,特别强调说50米,30米,说中国军机离我们的飞机很近,甚至于在一度,有那么几秒钟已经30米,30米什么概念,基本上就可以飞行员能看见飞行员了。他为什么这么夸大和非要放大这样一个距离,这对他来讲,就是在这样一种当时当地的那样一种情况之下,这是一种什么性质的事情?他抓住这几秒的这样一个距离,又意味着什么?

  面对西方入侵,日本采取了与中国完全不同的办法,那便是挤进西方的行列,1868年开始的明治维新所走的正是这样一条道路。如今还印在1万日元钞票上的人头像,便是被称为“近代东洋启蒙之父”的福泽谕吉。明治维新之前,福泽谕吉访问了美国,回国后便大力宣传“脱亚入欧”,积极主张日本应该放弃过去学习的中华文明和儒教精神,吸收西洋文明优胜劣汰的思想,加入西方行列而与东亚邻国绝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