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领域的较量是大国博弈的重要领域。有人说,“美剧”“美元”和“美军”是美国维护其全球利益的三大支柱。“美剧”传播价值,“美元”收割利益,“美军”捍卫美元。可见,军事优势是美国维系超级大国地位的一个关键。
当然,一个国家真正的军事优势是深藏于冰山之下的那些“看不见的部分”。对美军而言,这些“看不见的部分”之中就包含有持续的科技预见。无论是第三次“抵消战略”蕴含的技术预警逻辑,还是DARPA近60年来坚持的预研机制,亦或是ONA提供的科技智库评估,“科技制胜”始终是美军谋求军事优势的支点,这不仅是美军提升战斗力的一种“方法论”,更是美军筹划部队长期建设的一种“价值观”。
俄罗斯军事学者K·A·季米利亚泽夫曾说:“力量和预见能力是神灵和先知赐予人类的礼物”,但科技预见并非易事。一方面,由于技术手段的局限性,科技预见有时并不能引发实质性改变。另一方面,由于预见行为与环境匹配的复杂性,科技预见还有可能对军备发展前景作出错误判断。例如,在一战前夕,温斯顿·丘吉尔曾评论坦克是“疯子的发明”。法国福煦元帅这样评价飞机——“飞机可能是很好的运动器材,但不适合军队,它在战争中派不上用场。”在评价19世纪至20世纪之交的军事科技发展前景时,德国军事家阿尔弗雷德·冯·施利芬甚至指出:“所有能想到的都已经做到了。”
多年来,美军摸索构建起了一整套科技预见的思想、方法和原则,如美国国防情报局与国家研究委员会发布的《在全球技术进步时代避免技术突袭》报告,就确立了3条技术评估的基本原则:一是与美国国防部顶层战略的基本方向保持一致,以确保所选技术方向与美军未来作战能力密切相关;二是保持对“焦点”技术的充分关注,使评估结果具有较高的可信度和可靠性;三是能满足军方长时段的需求,真正客观反映军事科技的前沿动态。
在军事领域的竞争中,引领科技未来至关重要。我们不能囿于昨天的思维设计明天的战争,只盯着当前任务适应需求,而是要见之于未萌、识之于未发,用前瞻眼光密切关注世界新军事革命发展态势,通过设计战争创造需求,真正牵引和驱动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创新。要以超常的思维、敏锐的眼光,在技术发展战略判断上下功夫,切实增强技术鉴别力、敏锐度,防止技术欺骗不盲目跟随,以先知先觉的“头脑”,自发自觉的行动,洞悉基础科学和前沿技术动向,围绕支撑武器装备和重大技术突破,推进改变未来战争“游戏规则”的技术研究。

图片 1《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尼泊尔文版首发

美媒称,五角大楼一位顶级武器科学家上周断言,在未来的战争中,作战的主力将是成群成群消耗性的、分头行动的智能作战系统而不是美军50年来所依赖的大型贵重武器平台。
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4月3日刊登题为《国防部称无人机群将主宰未来战争》的报道称,五角大楼半秘密性质的战略能力办公室负责人威廉·罗珀在3月28日作出了这一预言,他还表示,空军会比其他军种更难适应这个新的现实。
罗珀在空军协会米切尔研究所主办的一个活动中说:“过去的武器是一个个单独的系统,在不远的将来乃至遥远的未来,我们的武器必须是相互关联的系统。相互关联的武器系统比一个个单独作战的系统更有效力。”
罗珀对未来的展望不仅仅强调了该武器系统的战斗能力,还强调了其背后的战略,即这些武器系统将是便宜的且是一次性的,用他的话说可以毫无顾虑地“随手丢弃”。他把这种情形比作一种文化转变——在野餐时不再携带精致的瓷器餐具而使用可在餐后揉成团扔掉的纸制品。
他表示:“我们以往建造的所有武器都造价不菲,比如昂贵的先进战斗机,如果它们起飞,我们期望它们平安返回降落。这一点在平时不成问题,但如果你想想在竞争激烈的点对点战争中,如何让它们安全返回降落就成了一个巨大的制约因素,你得保护它,给它加油。你要费很多力量维护它们。”
罗珀心目中的最终目标是降低操作人员的危险。他说,不要在战斗的第一天就派出一拨有人驾驶的飞机,要派出一拨又一拨便宜的一次性系统,那样就不会有美国军人遇难的风险。
弗罗斯特-沙利文公司的分析师迈克尔·布莱兹说,使“忠诚僚机”概念见诸实效的组件都已齐备,棘手的是让它们异口同声。布莱兹说:“技术已经有了,但让它完美地协作起来还有些困难,我们目前甚至还无法让一架战斗机满足不同军种的所有要求。所以,我们真的认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打造由人工智能控制的‘忠诚僚机’吗?”
布莱兹说,严峻的障碍主要在于数据连接和网络安全,罗珀承认这可能会是一个需要设法解决的挑战。
在罗珀看来,各军种将来都会出现无人机群战斗。但他担心空军恐怕不会像其他军种那么乐意参加,部分原因是他们尚未面临其他军种所面临的那种挑战。
罗珀说:“我们必须让改变的必要性变得紧迫起来,因为当我们需要那些改变、当国家表示‘我现在需要下一代空军’时就太晚了。”

图片 2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尼泊尔文版由中国外文局和尼泊尔中国研究中心合作翻译出版。2014年9月以来,《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以中、英、法、阿、俄等11个语种面向全球发行,已在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行620多万册,引起国际社会强烈反响。《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尼泊尔文版的出版发行,为中尼建交61周年献上了一份厚礼。

图片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