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华盛顿6月9日电(记者张蔚然)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9日在华盛顿直截了当地批评“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称其军事色彩浓厚,并在含蓄地传递遏制中国的信息。

  【环球军事报道】香港中美聚焦网6月24日文章,原题:奥巴马后果最严重的外交政策错误——转向亚洲

  【西沙海域航行通告:过往船舶避免穿越半径3海里水域以策安全】中国海事局5月7日发布航行通告琼海航〔2014〕24号,称5月4日至8月15日,“海洋石油981”钻井船在西沙中建岛正南方向约17.5海里处作业。过往船舶避免穿越以作业船为中心,半径3海里的水域范围,以策安全。

  布热津斯基在卡特政府时期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曾亲自参与中美关系正常化进程,卸任后是华盛顿著名的外交智囊之一。他当天在出席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研讨会时对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提出批评,称自己从这一概念提出之日起就对其持某种保留态度,现在依然如此。

   
“转向亚洲”政策制定于奥巴马担任总统的头两年。它一直且继续给美国战略利益带来严重后果。这一后果是破坏性的,基本上不利于美国核心战略利益及亚洲的稳定和安全。

  布热津斯基将美国转向亚洲和亚太再平衡放在中美关系背景下分析。他表示,自己在刚读到“转向亚洲”这一概念的时候,就在想中国人将会做何种解读。他连用四个“为什么”来表达对这一概念的疑虑,“为什么要在阿富汗战争快要结束的时候,如此着重强调‘军事转向远东’的意义,为什么把重点放在这方面?为什么要在海洋和领土争议问题上含蓄地传递遏制中国的信息?为什么不直接说美国自1905年调停日俄战争以来就是远东的一部分,现在和将来也是远东的一部分?这么说既真实准确,又能达到目的。”

  美国在亚洲的首要战略利益是什么?简言之,是与中国发展一种互利、建设性、不对抗、“双赢”的关系。不过,建立这种关系需要美国承认和接受中国的核心国家利益。除非中美两国核心国家利益发生冲突——我不认为这种情况存在——否则美国的政策应是主动寻求美中战略伙伴关系。

  布热津斯基说,美国没有必要总是强调航空母舰和军事人员等亚太地区新部署,这些都对外传递了“强硬信息”。

  怎么理解或解释2010年首次宣布的“转向亚洲”政策?

  近期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西点军校发表演讲,谈及中国和地区秩序问题,表示中国的经济崛起和军事力量令邻国担忧,以及南海主权争议加剧地区紧张局势。布热津斯基认为,奥巴马的表述体现出美国对中国在世界上发挥角色的某种“矛盾心理”,美国在这方面的表态应该更加“仔细小心”。

  首先,我们应认识到,该政策的头号发言人虽是国务卿希拉里,但它其实是五角大楼的一个项目。“转向”本质上是为维持美国在东亚的军事霸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