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意欲何为(钟声)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环球时报》记者从消息人士处得知,为侦察此次中俄海上联合演习,除了美军外,日本船只与飞机的出动尤其频繁:“一些日本侦察船只伪装成渔船作业,进行抵近侦察拍照,而日本空中侦察力量更是将其情报搜集重点放在中俄两国海军的电子信息和雷达信号上。”

  武器装备是建设强大海军的重要物质基础。新型导弹驱逐舰昆明舰入列,无疑有利于进一步提高我海军信息化条件下的海上作战能力。

  日本政府正在急切突破战后体制。解禁集体自卫权,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也是一记警钟。日本右翼势力对历史审判和公理正义的挑衅,不可能仅仅停留在历史问题上

  日本拥有亚洲最强的海上侦察力量,其海上自卫队就配备了97架P-3C反潜巡逻侦察机。消息人士向《环球时报》记者透露,此次出动的OP-3C图像信息采集机是从厚木海航站专门调派的,属日本海上自卫队第4航空集群第81联队。该联队配备EP-3电子侦察机和日本川崎重工独自改造的OP-3C图像信息采集机。日本自卫队早在2001年就透露,它要把极少数的P-3C改装为OP-3C,但日本方面却从未透露过改装后的6架该型机的性能,用日本媒体的话说是:“由于改装后的该型机性能堪比美国海军的VPU-1和VPU-2,执行的是绝密的战略侦察任务,所以其性能不可能告诉外界。2002年,该型机投入使用后,几乎专门用于对中国东海方向的侦察。”

  众所周知,经过100多年的发展,现代驱逐舰既能独立遂行突击任务,又能承担编队防空和反潜护卫重任,还可担负巡逻、警戒、侦察等综合任务,是海军中用途最广、数量最多的舰艇,也是发展最活跃、高新技术最集中的舰种。

  无视日本国内和平力量的坚决反对和国际社会特别是亚洲国家的普遍担忧,日本政府在突破战后体制方面迈出实质性一步。7月1日,日本政府正式决定修改宪法解释,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

  日本出动的另一种侦察机YS-11EB电子侦察机属于厚木海航站的第61空中联队。日本自卫队一共有6架该型机,其中2架YS-11EA电子侦察机用于电子作战,4架YS-11EB电子侦察机专门用于搜集外国军队水面舰艇和潜艇的雷达,电子信号和通讯信息。

  昆明舰是继有“中华神盾”美誉的上一代导弹驱逐舰之后,我国自行设计生产的新一代导弹驱逐舰。从外表看,它具备舰体隐身、导弹垂直发射等现代主流驱逐舰的基本特征。

  日本和平宪法明确规定日本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为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尽管战后长期执政的自民党党内一直存在主张“修宪”的政治力量,但是迫于国内和平力量的压力和国际大环境的束缚,真正修宪一直被认为是“不可能的常识”。今天,日本右翼势力极力架空和平宪法,由此放弃了战后一直坚守的“专守防卫”安全保障政策。

  在发生中日军机“擦肩而过”事件的24日,中俄军演进行的是一场海上联合搜救演练,但日本先进的侦察机连这种不太敏感的演练都不放过,表现出对中俄军演的敏感。

  相比上一代国产驱逐舰,昆明舰使用的新型指挥作战系统、大型有源相控阵雷达、新型垂直发射系统和新型隐身舰炮等,将有效提升其整体综合性能、战斗力和隐身能力,使之具有更强的区域防空和对海作战能力。

  日本和平宪法是战后亚洲安全秩序的重要一环,安倍晋三肆意曲解宪法、以政府决议的手段篡改其实质,给地区安全格局带来的冲击显而易见。以中国—东盟(10+1)、东盟与中日韩(10+3)、东亚峰会等机制为代表,亚洲和平多边主义为地区国家发展提供了强大助力。日本政府解禁集体自卫权,突出军事同盟色彩,为参与战争松绑,与亚洲国家加深合作、谋求发展的意愿背道而驰,甚至有学者将之归为“暴力多边主义”。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蓝雅歌 环球时报记者 刘扬 邱永峥 路锋 南平】

  单就昆明舰使用的各种前沿技术,以及主流的设计理念来看,它与英国45型、日本“金刚”级、法意“地平线”级等世界新型驱逐舰大致相当,完全可以成为一款令人满意的“目标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