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2011年3月18日台湾《联合报》消息“日本自卫队接到命令前往福岛核一电厂救援,但四名自卫队员在未受过专业的辐射训练下受伤……自卫队因此拒绝参与核电站的救灾行动,并表示不会白白葬送生命。而此前,日本自卫队已经拒绝了首相菅直人的救灾命令。”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菲律宾三军总参谋长卡塔潘上任不到一个月,就在日前抛出“南海6岛渡轮游”的设想,给热度不减的南海问题又添了一把火。不过,这把火更像是菲律宾在玩火。

图片 1
资料图:2013年10月31日,日本海上自卫队最新型的“苍龙”级常规潜艇6号艇“黑龙”号下水。

  看到这条旧闻的时候,已是2014年7月28日。离唐山大地震整整28周年。我坐在唐山世纪华庭的顶层,脚下是这座城市车水马龙的繁华和流光溢彩的精彩。

  按照菲军方的计划,渡轮将环游包括中业岛、南钥岛、马欢岛、仁爱礁在内的6座南沙岛礁,“以推动地方观光发展”,“促进卡拉延市的繁荣”。在卡塔潘看来,其他国家在南海有类似旅游项目,菲律宾也可以搞。他甚至声称,中国也许会把所占岛屿变成旅游目的地,如果是这样,那就形成了“双赢”的局面。

  用事实说话,谁在打破地区现状

  我没有经历过唐山大地震的生离死别,但我懂得珍惜生命,也理解着日本自卫队的“抗命”。我只是在假设着:如果同样的悲剧发生在中国,中国的子弟兵们会不会也“抗命”不前,置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于不顾?

  卡塔潘的上述言论是荒唐的,设想是危险的。

  罗援

  其实,我脚下这座城市已经告诉我答案。记得曾经采访过老兵穆桂深,一名参加过唐山大地震大救援的老军人。印象中,他的手,粗糙不平且每片指甲都奇形怪状。他清楚地记得,28年前由于灾难紧急,首批开进唐山救灾的部队没有携带大型的施工机械,甚至连锹、镐、锤、钎等简单的工具也带得很少,但他们都携带了一双手,一双双温热的手,和他们临时找到的棍棒等简易工具一起变成了铁锹、镐、铁锤、钎,甚至装卸机!就用这双手扒开石头,掀起一块块沉重的楼板,扯断一道道钢筋……为了和死神赛跑,官兵们冒着危险在坍塌的楼板和欲坠的墙体间救人,几昼夜的连续奋战,大部分的官兵的手上没了指甲,血肉模糊,军鞋和裤腿也被钢筋碎石扎烂……如果没有那份为国为民献身之大义,这份以生命为赌注的冒险,你可以想象?

  第一,上述岛屿属于中国,不属于菲律宾。20世纪70年代起,菲律宾违反《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原则,非法侵占了中国南沙群岛的马欢岛、费信岛、中业岛、南钥岛、北子岛、西月岛、双黄沙洲和司令礁等8个岛礁,又于1999年将一艘破旧登陆舰以“船底漏水”为由“坐滩”于仁爱礁。中方一向反对菲方的非法侵占,一直要求菲方从中国岛礁上撤走一切人员和设施。菲方想借“轮渡环岛游”搞“主权宣示”,也不可能改变这些岛屿的主权属于中国的事实。

  美日总说中国打破了地区安全现状,那我们来看是谁在打破现状?

  不只是在唐山,在洪魔前,在强震区,在万里戈壁,在边防哨所,在祖国和人民需要的每一个地方……当我们找到洪水中那些胳膊扣在一起、任凭怎样都无法分开的战友遗体时,当我们看到云南泥石流间,军人抓住钢索以身体做桥板让孩子们撤离的身影时,当我们读到从汶川4999米高空跳下的空降兵某部15名勇士留下的遗书时……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少这样的军队,可以置自己的生死于不顾,在和平时期也愿意为了人民而不惜以性命相争?但我知道,中国的军队,中国人民解放军是这样一支队伍,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也一定会是。

  第二,搞所谓“轮渡游”是菲方就南海问题的又一炒作。这几年,菲律宾炒作南海问题可谓“驾轻就熟”,“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成了菲律宾的信条。由于一再炒作南海问题,菲律宾已经成为南海问题的麻烦制造者。日前,菲方提出的南海问题“三步走”方案在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上遭到冷遇,但菲方仍不甘心,想方设法继续把南海问题炒热。得到菲总统阿基诺提拔的新任三军总参谋长也想借炒作南海问题,显示菲军方能够秉持阿基诺的旨意,借机捞取国内支持,并获得美国这个靠山的默许。

  第一,谁在摆脱二战后国际社会对战败国的束缚?

  这样一支军队不值得我们去爱吗?

  第三,菲军方设想如付诸行动,将激化中菲矛盾。菲律宾已经非法侵占中国8个南沙岛礁,并企图将“坐滩”仁爱礁变成“永久存在”的现实,如果菲方真要实施“南海6岛渡轮游”,无疑是错上加错,构成对中国的挑衅,对中国主权的严重侵犯,中方不会坐视不管。届时,两国海上执法力量发生冲突的概率将增大,对于任何不测,所有责任都将由挑起争端的菲方承担。也许菲方在实施上述设想时,会故伎重演,安排国际媒体随行,以为中国会投鼠忌器。这是菲方打错了算盘。

  2013年11月,国会通过了《自卫队法》修正案。至此,日本海陆空部队都可以以“保护邦人”的名义随时出兵海外。12月,日本版“国家安全会议(NSC)”正式成立,将安全大权独揽于首相、外相、防卫相以及内阁官房长官“四大臣”之手。2014年日本国会通过修改集体自卫权,标志日本从没有交战权到有交战权的本质性变化。

  是的,会有人说:和平时期无战事,没有战事就没有军队存在的必要。前些年军队涨工资的消息刚出,网上几乎一边倒地抨击着这支“无所作为的军队”和“这些不创造任何显性价值的军人”,认为他们“活不干什么,还拿高工资”,“不创造价值,还拿纳税人的钱”。他们也许不知道,“军队不生产谷物,但生产安全。”如果我们重视国防建设,也许不一定会有战争,我们顶多只是损失了金钱;但如果我们不重视国防建设,一旦战争爆发,我们丧失的就可能是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尊严。遥想120年前的甲午,疏于军备的教训还需要有多深刻呢?

  有人说,菲方现在可能缺乏在南沙搞“轮渡游”所必须的一些基础设施。这恐怕不是菲军方提出“轮渡游”设想时所考虑的主要因素。问题不在于菲方在上述岛屿是否拥有可供“游客”“享用”的舒适条件。问题在于菲军方要把“轮渡游”搞成“主权宣示”,为此目的可以不顾及“旅游”的硬件。这也说明,菲军方提出所谓“轮渡游”完全出于政治目的。

  第二,是谁在积极扩军备战?

  也会有人说:现在的军队,腐败之极,徐才厚、谷俊山,让我们支持军队,就是支持这些贪官蛀虫把他们养得又肥又胖吗?是啊,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阴影。军队有贪腐,最痛心疾首的也许应该是官兵,因为他们在噬食着官兵的利益,掣肘着军队原本就脆弱的现代化建设,摧毁着每一名血性男儿富国强军的梦想。只是,无论多么苦多么难,他们,仍然是愿意流血流汗地为了人民奔命的中国军人,仍然是愿意为了国家守疆拓土献了青春献子孙的人民子弟兵,我们会因为自己亲人身上长出的两个毒疮就弃之不顾置之不理?

  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一再挑起事端,过去在中方的克制面前得寸进尺,后来在黄岩岛事件中碰了壁,其炒作在东盟国家也得不到多少响应。现在的阿基诺政府缺乏反思,置中菲和地区合作大局于不顾,只是一味地在南海问题上蛮干,使中菲关系陷于低谷。菲律宾要明白,企图永久侵占中国的南沙岛礁,根本行不通,玩弄各种小动作也不能得逞。

  最近,2014年日本预算案获得通过,国防预算为48848万亿日元,比2013年增加了2.8%。以19500吨级的大型直升机驱逐舰“出云”号去年8月下水,标志着日本加快了扩军的步伐。加上之前以驱逐舰名义装备的两艘“日向”级直升机驱逐舰,日本实际上将拥有三艘准航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