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人民日报国纪平文章:究竟谁在破坏国际法——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事实与法理辨析

  7月12日,南海仲裁结果就将揭晓。这两天,海军三大舰队齐聚南海,大张旗鼓地开展了一次军事演习,全球关注。这是军改后最大规模的一次海上演习,也是解放军新的指挥系统搭建完毕后首次磨合上阵。

图片 11988年苏联护卫舰撞击侵犯领海的美国卡伦号驱逐舰

  新华社北京7月10日电
7月11日人民日报将发表署名文章:究竟谁在破坏国际法

图片 2海军在南海举行实兵对抗演习吴胜利现场指导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事实与法理辨析

  长安街知事发现,这次军演集中了四位上将亲自上阵督战:海军司令吴胜利、政委苗华,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王冠中和南部战区司令员王教成。

图片 3国家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划定

  国纪平

  在我们的传统印象中,三大舰队海上演习,海军司令到场督战是“正差”,为何南部战区司令也得在场呢?

  原标题:领海主权不容侵犯!外舰闯进来怎么办?局座说:撞出去!

  浩渺南海,水天相接。本是商舟渔船自在穿行的地方,近来却波诡云谲颇不寻常。

  要说清楚这个问题,就必须深刻理解军改的重要思路:“军种主建、战区主战”。参加这次演习的北海、东海、南海三支舰队,是人民海军三大主力。舰队的日常建设职责在海军司令部。什么是日常建设,通俗地说就是“不打仗的时候”把部队人员、武器、后勤配备好、管理好,以便战时能向各战区指挥机构提供合格的部队和战斗支援。

  领海,在地理上是指与海岸平行并具有一定距离宽度的带状海洋水域。按照1958年《领海及毗连区公约》,领海定义为:“国家主权扩展于其陆地领土及其内水以外邻接其海岸的一带海域,称为领海。”
关于主权不仅是指水域,而是扩展于领海之上的空间及海底和底土。关于领海中的“一带海域”的确定涉及到领海的基线、领海的宽度和领海的外沿线的确定。

  7月12日,所谓南海仲裁案结果即将出炉。围绕这毫无合法性可言的一纸裁决,一些人筹谋算计、排兵布阵,企图用它来强化对中国的舆论攻势,将莫须有的罪名强加给中国;一些人颠倒黑白、借题发挥,期望以此抹黑中国的形象,把“不守法”的帽子扣向真正的受害者。

  “战区主战”,顾明思义就是在打仗的时候,由战区统一指挥下辖各军种联合作战,或者统一指挥下辖各军种统一演练。战区、战区,归根到底是为打仗做准备的。

  确定领海宽度的方法是首先确定领海基点,然后连接成领海基线。领海的基线是指“沿海国官方承认的大比例尺海图所标明的沿岸低潮线”。但是,“在海岸极为曲折的地方,或者如果紧接海岸有一系列岛屿,测算领海宽度的基线的划定可采用连接各适当点的直线基线法”。直线基线法就是在岸上向外突出的地方和一些接近海岸的岛屿上选一系列的基点,各基点依次相连,各点间的直线就连成沿海岸的折线。

  种种急不可耐的喧哗与躁动,无一例外都打出了国际法的旗号,南海问题的真相却被有意忽略了——中菲南海争议究竟源于何处?菲律宾南海仲裁案实质为何?仲裁案所激起的种种波澜,又将给南海的和平稳定带来何种影响?

  南海区域是南部战区的战略方向,在此开展实战演习,自然是南部战区执行联合指挥之责。有小伙伴会问,三大舰队只有南海舰队隶属南部战区,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分别隶属于北部战区和东部战区。军演中,南部战区对南海舰队实施统一指挥合情合理,那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能听指挥么?

  

  对于这些问题,7月5日在华盛顿举办的“中美智库对话会”,提供了一个视角——即使是一些来自美国的专家也认为,“中国在南海的权益是历史上形成的”“欧洲和其他国家的知名法律专家都表示,南海仲裁案整个过程都是非法的,菲律宾单方提起仲裁,违反了国际法”。

  这就需要海军司令、政委出场了。上文说了,各军种负责向战区指挥机构提供合格的部队和战斗支援,军演也不例外。从外战区输送部队,各军种总部责无旁贷。

图片 4领海基点和基线的计算

  看来,有关南海仲裁案并非难以搞清。拨开一些人以国际法为名蓄意在南海上空制造的迷雾,还原真相,对于中国而言,是维护国家领土主权的神圣使命;对于世界来说,是主持国际公理正义的必然要求。

  在领导指挥体制发生变化之后,曾有小伙伴担心战区和军种部队能否适应两个“婆婆”的新体制:有的怕两家争着管而相互掣肘,有的怕两家合不来而自行其是,还有的怕出了问题两家都不管而相互推诿。最有代表性的看法就是:战区“一不管人、二不管钱”,部队能听指挥吗?

  长期以来,关于领海宽度的问题,国际上一直争论不休,主要焦点集中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强调领海要尽量的窄,最好限制在3海里以内;另一个是强调领海要尽量的宽,以维护濒海国的安全和利益。

  (一)

  军改后我们经常说要实施联合指挥,所谓联合,就必须要跳出“谁建的部队谁说了算”固化思维。

  关于领海宽度的争论实际上是海洋大国和濒海国家权益的争论。早在14世纪,一些欧洲海洋大国就提出按航程、按视距和按射程等计算领海宽度的主张,其中流行最广的是按大炮射程来计算领海的主张。由于当时大炮的射程最大只有3海里,所以就认为领海宽度为3海里,这种主张到今天仍为美、英等海洋大国所推崇。根据公海自由的原则,海洋大国则希望各濒海国的领海越窄越好,这样,他们在进行海上航行、推行海上霸权和掠夺别国资源时就很少受限,可以自由出入于别国近海海域,海军舰艇也可驶近敌国近岸,以便使用舰载武器对其内陆本土进行纵深攻击或抢滩登陆作战。而广大发展中国家则积极主张扩大领海宽度,这样,可使国家领土得以扩大,海洋资源得以保护,海峡通道和关键岛礁得以控制,使海上防卫的纵深也有所扩展。

  一段时间以来,西方舆论连篇累牍渲染南海问题,然而对于南海问题特别是中菲南海争议的历史经纬、事实真相,自诩“主持公道”的西方舆论却“选择性回避”了。

  主建与主战,彼此影响,互为联动,都是为了打赢做准备,“建”是基础,如果“建”不过硬,“战”则出师难捷;“战”为准绳,如果“战”不胜任,“建”则白费工夫。简单说来,战场打不赢,一切等于零。

  

  南海诸岛究竟属谁?历史早就给出了明确答案。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属于中国,历代中国政府通过行政设治、海军巡航、生产经营、海难救助等方式持续对南海诸岛及相关海域进行管辖。二战期间,日本在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侵占了中国南海诸岛。二战结束后,中国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所作出的明确规定,收复南海诸岛,在岛上派兵驻守并建立各类军事、民事设施,从法律和事实上恢复对南海诸岛行使主权。

  对于广大官兵来说,无论处在指挥链上,还是处在建设链、管理链、监督链上,打仗永远是第一要务,打赢永远是第一目标。这是最直观、最过硬的指挥棒和评价标准,有了这个目标,主战、主建的责任自然就明确了。

图片 53海里领海时代的公海

  在二战结束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美国通过外交询问、申请测量、通报航行飞越计划等方式,承认中国对南沙群岛的主权。中国还曾在南沙群岛有关岛礁上接待过美国军事人员。同期美国出版的地图和书籍等,如1961年版《哥伦比亚利平科特世界地名辞典》、1963年版《威尔德麦克各国百科全书》、1971年版《世界各国区划百科全书》,均确认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

  此次前来督战的还有一位上将:副总长王冠中。他的亮相,跟他的头衔变化有关。军改前,他是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军改后,他是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战区联合指挥,自然需要联合参谋部派大员前来坐镇。

  1982年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3条规定领海宽度不超过12海里,但一些群岛国、临近海湾的国家和少数第三世界国家却任意宣布自己的领海宽度,致使领海权方面的斗争越来越激烈,1986年美国和利比亚在锡德拉湾发生的海空局部战争就是由于该海湾是否属于利比亚领海而引发的。目前,世界上确定12海里领海的国家有74个,宣称200海里领海的有13个。

  可以说,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相关权益,二战结束后数十年没有任何国家提出异议。因为南沙群岛回归中国,是战后国际秩序和相关领土安排的一部分,受到《联合国宪章》等国际法保护;否认中国对南沙群岛的主权,就是对战后国际秩序的否定,就是对国际法的公然违背。

  王副总长还有一个重要职务:国家国防动员委员会秘书长。国防动员因战争而生、为打仗而备。国动委的职责是,协调国防动员工作中经济与军事、军队与政府、人力与物力之间的关系,以增强国防实力,提高平战转换能力。这一职责,也充分体现了“联合”之意,不仅有部队之间的联合,也有军地之间的联合。四上将“联合”督战,正是军改思路的最生动展示。(来源:长安街知事)

  

  对于南海诸岛属于中国这一点,菲律宾同样心知肚明。菲律宾固有领土范围是由1898年《美西巴黎和平协议》、1900年《美西关于菲律宾外围岛屿割让的条约》、1930年《关于划定英属北婆罗洲与美属菲律宾之间的边界条约》明确规定的。南沙群岛和黄岩岛根本不在上述条约规定的菲律宾版图内。

图片 6国家主权及权益界定示意图

  但自上世纪60年代末南海地区发现丰富的油气资源后,这片原本安宁的水域频起波澜。在巨大资源利益的诱惑下,菲律宾等国开始非法侵占和蚕食属于中国的南沙岛礁,成为南海问题产生的根源。更有甚者,菲律宾等国还以南沙群岛位于自其本国海岸起200海里范围内为由,企图以海洋管辖权主张来否定中国对南沙群岛的主权。

  1958年9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领海的声明》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海宽度为12海里,1992年2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领海和毗连区法》中又重申了这一立场。中国领海范围是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直线基线的方法划定的。要划定领海基线,首先必须确定领海基点,领海基点必须满足两个基本条件:是自然形成的岛屿且该岛屿不存在争议,人工岛、水下礁盘、沙洲不能作为划分领海的基点。由于我国大量海上岛屿存在争端,致使我国领海基点长期以来难以确定,领海基线从哪里算起也不太明确,12海里领海宽度和领海范围内的执法自然就存在一些严重问题。

  显而易见,在南海问题上,中国绝不是加害者,而是受害者。如果真的遵从法律,应该谴责的是菲律宾等国公然违背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的行径,应该禁止的是一切非法侵犯他国领土主权的行为。

  

  作为南海最大沿岸国,中国从维护南海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大局出发,在南海问题产生后的几十年里始终保持了极大克制,从未主动挑起争议,也没有采取任何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的行动。中国最先提出并始终坚持“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坚持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争议;按照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所确定的原则,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探讨与南海声索国之间建立信任的途径;根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原则,切实保障在南海的航行及飞越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