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和平宫

  应对南海局势演变不妨多做兵棋推演

 

图片 2联合国官微截图

  孙 哲

  2016年7月6日,巴基斯坦《论坛快报》发表该国前高官的一篇文章,呼吁巴军方在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中“承担更重要的角色”。据悉,巴军为此已组建了多达数万人的安保队伍,而其中有一支隐秘的力量却鲜为人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ISI)。

  联合国官微7月13日发文,称国际法院是联合国主要司法机关,根据《联合国宪章》设立,位于荷兰海牙的和平宫内。这座建筑由非营利机构卡内基基金会为国际法院的前身常设国际法院建造。联合国因使用该建筑每年要向卡内基基金会捐款。和平宫另一“租客”是1899年建立的常设仲裁法院,不过和联合国没有任何关系。

  在新加坡举行的第15届香格里拉对话会虽然结束,但南海问题并未平静,美国的介入未来也不会停歇。面对今天更加复杂的中国海情,我们必须先谋于局,后谋于略,以陆海统筹的文武韬略,明确新的国家海洋安全战略,应对来自海洋方向的安全威胁。

图片 3资料图:里兹万·阿赫塔尔将军。

  南海是力避“四海联动”的重要支点

  由于ISI在巴强力机关乃至国家政治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甚至被称为“看不见的政府”),掌握该部门大权的三军情报局长,也往往被视作巴军二号人物,其一举一动都备受外界关注。现任ISI掌门是里兹万·阿赫塔尔中将,他于2014年11月8日走马上任。

  从先谋于局角度来看,目前中国最急需考虑的战略问题是如何避免潜在的“四海联动”对中国造成负面影响。即在黄海,要防止半岛生变生乱生战;在东海,要进一步提升掌控钓鱼岛局势的力度;在台海,要及时做好各种准备防止两岸关系恶化;在南海,要应对美国的频繁介入,敢于碰硬但是尽量避免危机升级。针对在这四个区域有可能在同一特定时段发生的变局,中国需要总体筹划,抢占时间和空间优势,最大限度地赢得战略主动。

  兹万1982年9月入伍并加入巴基斯坦陆军边防步兵团(Frontier Force
Regiment)。他曾先后就读于巴指挥与参谋学院和国防大学、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美国陆军战争学院。为考取硕士学位,阿赫塔尔还发表过一份题为《巴美信任赤字以及反恐战争》的战略研究报告。

  目前在“四海”局势中,最让国人担心的是南海问题。中美会不会发生南海军事冲突?美国为何如此霸道,屡屡挑衅中国?美国举动的政策目标和行为逻辑是什么?中国在南海如何才能谋定而动?

  里兹万长期在巴部落区边防军服役,拥有丰富的反恐平叛作战经验。2010年,他在南瓦基里斯坦指挥部队发动“拯救之路”反恐行动,从巴基斯坦塔利班(简称巴塔)手中夺回了失控已久的南瓦地区。2012年,里兹万调任信德省安全部队指挥官,负责清剿藏匿在巴最大城市卡拉奇市内的帮派武装和恐怖分子。经过他的铁腕治理,卡拉奇的“犯罪分子恢复了对执法机构的敬畏”,安全形势有所好转。这2次任务的出色完成,为里兹万跻身巴军核心领导层打下了坚实基础。

  必须说明,南海虽然暗流汹涌,但是总体上还算平静。这主要表现在:

图片 4资料图:里兹万将军与外军将领会晤。

  第一,目前全世界媒体和民众关注的冲突焦点不在南海,南海问题虽被一些国家炒作,但无论是美国还是东盟,其民意沸腾指数仍相对温和。所以,中国要有“以武止戈”国力自信,只要政策得当,那种被大国欺负、受小国挑衅的状况终将会被彻底改变。

  目前,投资总额数百亿美元的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工程正全面展开,上万中国施工人员已进入巴境内作业,而里兹万及其所领导的ISI作为保护中方人员安全的一支“隐蔽战线奇兵”,或将发挥令人意想不到的特殊作用。

  第二,南海争斗不断,但整个地区几十年内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海上武力冲突。相比之下,各方都保持着克制,希望通过对话来管控分歧、化解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