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格尔中士与中国将军话不投机 却与士兵找到共同语言

  伴随着信息科技的发展与全球媒体的繁荣,人类战争已经跃出自设的军事藩篱,国家安全的边疆已然拓展到认知空间。制胜未来战争必须关注“制脑权”的较量。

  参考消息网6月12日报道
美媒称,一名美国高级官员呼吁,在争议中的各国为建立一项长期行为准则共同努力之际,应远离目前未被占领的土地,给紧张局势降温。

  据俄罗斯之声报道,法新社称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在解放军基层指挥官培训中心与年轻的中国军人见面,一起吃宫保鸡丁和饺子时,回想起了自己在越南服役的日子。

  我们处在一种什么样的时代呢?或许人们都会不假思索地讲,这是一个信息化时代。1946年世界第一台计算机“ENIAC”诞生发端,1969年在美国国防部资助下,全球第一个网络“阿帕网”问世。对这两个划时代的“技术进步”在人类社会这一池塘中溅起的浪花,20世纪著名社会学家丹尼尔·贝尔给它贴上了“后工业社会”的标签,而未来学家约翰·奈斯比特与阿尔文·托夫勒则进一步宣称:信息化时代正在向我们走来。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6月10日报道称,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敦促中国和越南从对抗海域撤出所有船只,并呼吁北京拆除引发目前这场危机的钻井平台。

  哈格尔在北京西北部市昌平军事训练中心餐厅就餐前开玩笑说,“很多很多年前,恐龙还在地球上漫游的时候,我还是一名美军中士”
。哈格尔曾参加过越南战争期间湄公河三角洲丛林中的战斗,胸部的弹片成为这场战争留给的记念。

  然而,何为信息化?信息化的本质到底是什么?这些都需要我们深入思考。正如哲学家黑格尔所言:“熟知并非真知,一切理所当然的东西不经过理性反思就会成为盲目的东西。”我国军事学者刘戟锋曾提出,信息应包括物理信息、生物信息及精神信息三个维度。这一研究颇具启发性。

  拉塞尔还说,争议中的各国应当尝试在国际法庭解决问题。拉塞尔近日在缅甸仰光与来自东盟成员国的官员们出席一系列会议时发表了上述言论。

  与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范长龙的会面不同的是,哈格和士兵们的见面时的气氛无拘无束,交流轻松愉快。据新华社报道,范长龙对哈格尔说,中国“不满意”他在中日及中国与地区其它国家领土争端问题上发表的意见。在与士兵见面时哈格尔避而不谈外交政策问题。他说,下级军官是全世界所有军队的主力。
“这是非常重要的机构,你们是下一代的领导者,所以必须是优秀的 。”哈格说。

  正是在这个信息化时代,互联网、社交媒体的发展使世界联系越发紧密,各种符号越来越充塞在我们周边。说起电影,大家脑海中浮现的就是好莱坞;说起篮球,我们首先想到的可能就是NBA;说起美国大兵,唤起我们记忆的也许就是《拯救大兵瑞恩》或《兄弟连》等影视塑造的形象。就这样,在信息化时代,倘若我们把世界看做是立体的三层结构——现实层、符号层及意象层。那么,恰如媒体理论大师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宣称的:“媒体即隐喻”“媒体即认识论”。由于媒体日渐影响公众话语权,通过对精神信息的操纵,就可能在人们大脑中建构起一个现实世界的镜像。许多时候我们都生活在这个符号建构的意象世界,这与舆论学大师李普曼所言的“拟态环境”类似,只是许多时候浑然不觉而已。

  拉塞尔说:“我在会议中强调……我们认为双方,也就是越南和中国都需要给紧张局势降温。双方都需要保持克制并确保各自船只的安全举动及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