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4月11日报道
据《日本经济新闻》4月10日报道,日本与朝鲜外交当局5日、6日在中国举行了非正式磋商,朝鲜方面准备同意就绑架受害者的情况开展重新调查。作为重新调查的条件,朝鲜方面要求解除对在日本朝鲜人总联合会(朝总联)干部的签证限制,日本方面也已开始就同意部分放宽制裁进行具体讨论。双方近期还将再次举行磋商,以达成协议。如能实现重新调查,可能将有利于绑架问题取得进展。

 

  日媒10日从越南共产党消息人士处获悉,在中国和越南船只在南海接连碰撞的5月,越方为缓和紧张局势,曾就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分别与中国领导人举行电话会谈、阮富仲特使访华事宜向中方征询意向,但均被中方拒绝。

  日本与朝鲜于3月30日、31日在中国北京就核与导弹以及绑架问题等举行局长级磋商,上次磋商是在1年零4个月以前。4月,双方在中国上海举行非正式磋商,重点讨论了局长级磋商中未谈妥的重新调查绑架受害者问题。朝鲜答应重新调查的条件是,日本解除独自设定的签证限制。日方表示,如果朝方同意重新调查,将放宽制裁。

  美国对日本扩军“装瞎子”

  共同社6月11日报道称,中越两国均为共产党执政,两党之间存在坚实的交流渠道,但此次似乎未能奏效。中方采取如此强硬姿态实属罕见,无法预见能否通过对话打开局面。

  日方在磋商中不仅要求朝方调查日本政府认定的绑架受害者,还要求一并调查可能被绑架的“特定失踪者”。据说朝鲜也已基本同意以放宽制裁为条件展开调查。

  《法制文萃报》专稿 作者:李石

  越共消息人士表示,越方严肃对待该问题,“在极早阶段”就要求举行阮富仲和中方的电话会谈,但被中方无视。

  美国“装瞎子”放手日本通过集体防卫扩军的计划,从而达到一方面利用和平宪法约束日本,另一方面利用日本对付中国。但显然日本与美国并非同心,美国“一石二鸟”的做法到底是福是祸?

  据报道,越方之后要求举行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与中方的电话会谈,但再度被无视。越方还有意派越共中央委员作为阮富仲的特使访华,但中方未予接受。

  美国放纵日本扩军

  报道说,越南领导人曾寄望于在中共颇有人脉的阮富仲和中方举行对话,但全面被拒,令越方大受打击。

  “对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称日本有权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决定,美国政府似乎无动于衷”,香港《亚洲时报》这样评论。在安倍推动的扩军计划面前,日本民众的反对、弱小反对党的抵制、自民党执政伙伴——公明党的有异议却没有作用。安倍似乎铁了心要通过日本内阁的一个简单声明,就可以行使集体自卫权,这是对美国设下的和平宪法体制的极大挑战。安倍的决定凭空使日本政府多了一项权利:不受约束地赋予和平宪法条款新的意义。

  一些美国人对这一“倒退动作”欢呼雀跃。在当下这个特殊时期,美国人正考虑允许日本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重建与亚洲盟友的安全关系”。这是不是个好的回应,只有交给历史来判断了。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美国的算盘似乎是,赋予日本的集体防卫权将有助于增强日本军队协助美国的能力。《亚洲时报》表示,刚刚履职3个月的美国驻日本大使凯瑟琳·肯尼迪对美日关系的重要事项缺乏政治和外交影响力,因此她对日本集体自卫权的声明很可能代表着奥巴马政府的政策偏好。

  “如果自卫队要在美国士兵遭到攻击时协助保护他们,那么日本就将成为美国更有效的联盟伙伴”,在接受日本《朝日新闻》采访时,凯瑟琳·肯尼迪说。美国彭博社表示,这意味着自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对安倍政府正在寻求的“最大军事规则变动”给予了支持。随后,安倍在日本议会称,如果在美国军舰遭到袭击时,日本海上自卫队舰船没有及时反击并给予协助,那么“这对日美关系的打击将是难以估计的”。安倍的这一设想并不符合日本和平宪法。但是1997年的《美日合作防卫指针》明确无误地规定了双方在战争时期的互助义务。

  作为防御性力量,日本自卫队的作用在于防卫日本本土及美国在日本的设施,而不是保卫美国第七舰队。作为强大的航母战斗群,第七舰队有足够能力进行自我保护。而在当下的安全环境中,美国军舰被亚洲附近国家特别是中国的军舰困住,从而垂死挣扎到需要日本帮助的情景,基本上不会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