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此谈及航母,乔良有他自己的理解。“美元塑造了世界,而航母只是美元塑造世界的工具。”他说,在全球还没有进入到美国“一超独大”局面、全球化的金融体系还没有建立时,航母是很有优势的,因为它可以控制海上的运输通道,控制全球的物流。而在美国建立了以美元霸权为核心的全球金融体系后,美国今天的获利方式是通过输出美元使之成为一种全球资本,然后通过资本的全球流动再回流美国,从中获利。而支持资本快速流动的是计算机技术。数千亿、数万亿的美元在几秒钟到达世界任何地方,这是航母速度远远跟不上的。“所以美国才提出要开发全球快速打击系统,要求从6个小时打遍全球,到3个小时、1个小时、28
分钟打遍全球,因为只有这个速度才能跟上资本的流动速度,才可能改变全球的投资环境、投资方向和投资速度。”

  最后,中国有意识拉拢邻国,而日本错在太关注西方。日本的外交和投资政策以维持与美国的密切关系为目标。他们从未想过中国的快速崛起及对地区的潜在影响。相比之下,中国谋求抗衡西方的影响力,在许多地区倡议中发挥带头作用。

  科罗琴科指出:“美国之所以感到不安,首先是因为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要想拦截这类武器几乎是不可能的。”

  应对币缘政治斗争

  中国在全球经济和金融舞台的崛起,凸显日本作为亚洲头号超级大国的短暂。部分原因在于,日本人从未采取长远措施维持地区霸主地位。相比之下,中国人采取了三项战略步骤巩固地位。

  俄研发人员承诺未来6年内设计出首批空基高超音速导弹。战术导弹集团公司总经理鲍里斯·奥布诺索夫11月表示:“我们已着手研制,导弹速度将达到6至8马赫。实现更快飞行则是更长远未来的目标。”

  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首先,中国着力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中国一开始在新加坡、马来西亚、香港、台湾和英国建立人民币离岸中心,并在德国、俄罗斯和韩国设立人民币清算中心。这些经济体恰好属于中国的重要贸易伙伴。随着全球人民币流动资金池的扩大,中国与伙伴的主要贸易流动迟早将转向使用离岸人民币结算。而日本对向境外推动本国货币不感兴趣,满足于主要依靠美元来结算贸易。

  俄罗斯《国防》杂志主编伊戈尔·科罗琴科认为,中国研制高超音速飞行器是基于两方面的设想:第一,研发能突破美国未来反导系统的洲际弹道导弹机动弹头;第二,研发能攻击美国航母的导弹。

  乔良认为,面对美元的强大攻势,在币缘政治斗争的新背景下,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是一条重要途径,未来中国应该在亚太经济中扮演“火车头”角色、学会“当车长”。

  “亚洲也许会把人民币当做国际货币,但日本和韩国永远不会。我这辈子肯定不会,你们这辈子也不会。”这番话出自前日本财务省副大臣榊原英资,是他10月在上海举行的一场银行家会议上,面对中国国内银行业人士时讲的。

  俄媒称,中国再度试射高超音速飞行器。继美国和俄罗斯之后,中国也将该领域军事研发列为优先方向。但中美研制高超音速武器的原因各不相同。

  当年以一部《超限战》引起强烈反响的著名军事战略专家、国防大学教授乔良少将,近年来将研究焦点转移到美国的军事行动与其经济利益的关系上。在出席第二届南方防务论坛的时候,乔良再一次提及该观点。他认为,过去40年,美国人操控世界的手段如魔术师般千变万化,但最后都可以归结为用美元的方式获利,航母速度也已经跟不上资本流动的速度。

  在上述会议的茶歇时,笔者问一名中国高级银行官员,他怎么看榊原先生的挑衅性讲话。他回答:“不好意思,我当时正在跟我们的新加坡办事处开电话会议。”此话说明:中国作为地区领袖与亚洲的互动已经开始,日本是否高兴他们不太关心。▲(作者萨姆·艾哈迈德,乔恒译)

  高超音速飞行器很难被现代雷达捕捉到,目前还无法造出有效拦截这种导弹的武器。近来,高超音速武器成为俄美的研发重点。俄前战略火箭兵参谋长维克托·叶辛上将指出:“俄罗斯在这方面并不落后,我们与美国的水平大致相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