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届珠海航展上,中航工业展出的“鹘鹰”大比例模型相较原型机又做了重大改进,进一步引发外界对该机性能的猜测。“鹘鹰”能否匹敌行销整个西方世界的F-35“闪电II”隐身战斗机?又是否能成功出口,创造中国航空业新的“第一”?本网(观察者网)军事评论员通过在珠海的一手观察,来详解“鹘鹰”的新变化。

  据日本《读卖新闻》5日报道,中国海警局在上海建造排水量预计达万吨的大型巡逻船,最早将于明年春天投入东海方向。

  “中国军工正在快速改变‘闭合航线’。”这是日本《航空爱好者》杂志对中国军事工业的最新评语。所谓“改变‘闭合航线’”,是指中国军工走出国门,不再因袭“项目国家定、投资国家出、产品国家买”的内需型道路,而是积极参与国际竞争,闯出新天地。

  自“鹘鹰”于2012年10月首飞以来,讨论该机气动布局者一直不多,反倒是关于该机定位和用途的争论不少。究其原因,主要是比起科幻而复杂的歼-20,该机的外形实在是缺乏“惊喜”。作为一种中型战斗机,该机采用常规气动布局,采用菱形机头、梯形主翼,平尾前缘和主翼前缘、平尾后缘和主翼后缘相互平行以减少雷达波反射方向。再加上两台涡扇发动机,它看起来活脱脱像一架缩小版的F-22。由于后者的隐身性能早已为外界所了解,大家对“鹘鹰”的气动性能自然就少了许多猜测。

  报道称,中国海警局首次配备万吨级巡逻船。该巡逻船将被派往钓鱼岛周边海域,以强化“示威”活动。中国正通过急速推进可长时间航行的大型巡逻船不断提升保障海洋权益的能力。在上海位于长江口的造船厂,一艘即将完成的巡逻船已经涂装完毕。巡逻船编号为“2901”,头一个数字“2”表示该船隶属东海分局。该船船尾部分可搭载直升机。据估计,该船不久将下水,预计数月后完成装备的配置。

  美国《防务新闻》记者温德尔·明尼克(颜文德)认为,过去十几年,中国军工采取“撒网世界”的方式,到先进国家搜集技术和寻求合作机会,加上搜集到的技术数据和产业信息,所催生的成果是外界难以想象的。如今,中国国产武器不仅满足解放军自用,还积极向海外推销,再加上成本较低的优势,中国必将成为国际军备贸易市场上不可忽视的新兴力量。

  不过相比按“只要推力够,板砖也能飞”的思路设计出来的F-22,“鹘鹰”战机最大的短板便是其先天不足的“心脏病”。该机使用两台RD-93发动机,推力与苏联的米格-29战斗机相同。这种双轴、低涵道比的单元体结构的引擎,单台不加力推力为50千牛(5040千克力),加力推力为81.4千牛(8300千克力),这在上世纪80年代还能挤入先进行列,但明显落后于现在的顶尖发动机。“鹘鹰”机上的两台RD-93发动机的推力加起来比F-35上一台F-135的推力还差好几吨,与F-22的两台F-119相比更是差距甚远。

  就2014年而论,多款中国重型陆军装备加大外宣力度,借助国内外舞台博得口碑。用香港《亚太防务》杂志主编郑继文的话说,不管外界是否承认,这就是军工产业的“中国梦”。

  在这种“先天不足”的困境下,相似的气动布局必然占不到什么便宜,想要与F-35抗衡,最重要的就是进一步增强飞机的高速性能,特别是超音速飞行性能和超音速机动能力。

  VT-4主战坦克:挑战俄罗斯“王座”

  本次展出的“鹘鹰”模型与进行飞行表演的原型机有几处明显不同:该机用全透明一体座舱盖取代了原型机上的两块式舱盖,主起落架舱盖外形进行了修改,并在机头下方增设了与歼-20一样的EOTS传感器;同时,新模型在机尾结构上有较大修改,将原本前缘后掠、后缘前掠的梯形垂直尾翼变为前后缘全部后掠的新垂尾。

  从历史看,专为外贸研发坦克和装甲车辆要冒很大风险。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简称兵工集团)却展现出强烈的进取精神,继上一代MBT-2000外贸坦克之后,今年又高调推介VT-4(也称MBT-3000)主战坦克,希望在国际军贸市场掀起新一波“中国旋风”。

  这一系列的改进表明,尽管自首飞以来“鹘鹰”的试验进度不快,不可与已经推出多架原型机密集试飞的歼-20相比,但其设计团队仍在不断根据世界战机发展趋势和国内相关科技进展,进行有针对性的修改,以使其满足现代化空战的需求,而在动力不足的问题上,“鹘鹰”的改进可能要比外表更多。

  VT-4外观上与解放军现役99式坦克有几分相似,但在机动、火力、防护、舒适性等方面有所进步,高新技术和先进工艺的集成,使其成为自动化水平极高的“21世纪坦克”。

  根据2012年珠海航展的消息,我国正在研制一款名为“天山”的9500千克推力涡扇发动机。虽然它今年并未在珠海航展上公开亮相,但该机与RD-93尺寸相似,无疑会成为“鹘鹰”战机下一步换装的目标发动机。

  据俄罗斯《独立军事评论》报道,VT-4坦克重52吨,长10.10米,宽3.40米,高2.30米。其车体采用焊接工艺,正面可披挂爆炸反应式装甲。与其他中国坦克一样,VT-4的最大特点是紧凑,装甲覆盖的车内全部体积达到12.0立方米,外观尺寸缩小的同时,并不影响3名车组成员的活动。据在今年8月参加过2014年度包头“装甲日”体验活动的外国军方代表感受,相比俄罗斯和一些欧洲坦克,VT-4的内部空间是可以被西方人接受的。

  使用该机后,歼-31的双发推力将接近F135单发,加上改进后更利于超音速飞行的后掠垂尾和比F-35更苗条的机身,“鹘鹰”不仅有望实现盼望已久的超音速巡航能力,还可在空战性能上与F-35一决高下。如果新发动机的油耗能够降低,“鹘鹰”甚至还可能获得更大的航程——本次航展开始前,从沈阳自行飞往珠海参展的歼-31在没有外挂油箱的情况下,于飞行途中经停了芜湖机场,似乎表明在留有余油的情况下其航程不足以实现直飞。沈阳到珠海的空中直线距离大约2300公里,如果算上机上的部分油料,歼-31航程应该不足2000公里(约为歼11战机的一半)。

  外界推测,VT-4坦克选用中国自制的柴油发动机,最大越野时速67公里,作战半径500公里,能跨越4~5米深的水障和2.7米宽的壕沟,爬上60度斜坡。2014年8月,在由兵工集团主办的“装甲日”活动中,VT-4表演了蛇形机动,跨越纵坡、壕沟,通过起伏路、搓板路、垂直障碍,驶过涉水池,在高速运动中调转火炮……说明其动力系统十分可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