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前夕,习主席视察第16集团军。“平型关大战突击连”英模部队方队两位将军领队、该集团军副军长吴亚男和参谋长黄铭,受到习主席亲切接见后迅即返回阅兵训练基地,第一时间将习主席的关怀鼓舞传达给方队全体官兵。

  “阅兵,既练‘米秒’,也‘炼’能战水平。”第二炮兵受阅部队的一位将军领队举例说,此次受阅,有的导弹车是直接从厂家拉到训练场,有的部队是直接从发射场千里机动至阅兵村,训练中,他们狠抓专业训练,练号手的操作程序、心理状态,许多应对突发情况的处置能力都得到了提升。

  拉希勒将军说:“巴基斯坦军队完全有能力应对国内外各种类型的威胁,不论是传统的或非传统的,不论是冷启动的还是热启动的,我们都准备好了。”

  三军统帅一声号令,50余名将军闻令而动,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星夜兼程、奔赴阅兵场。

  低云密布,细雨蒙蒙,飞行气象条件恶劣。空军某航空兵师师长宋卫依旧驾机呼啸升空。紧随其后,僚机也跟着腾空,穿云破雾……

  报道认为,这句话指的是印度的战争冷启动学说。

  50余名将军领队站排头、当先锋。摆臂踢腿,昂首阔步;挥手敬礼,刚劲利落;呼喊号令,山岳震动。

  擦亮历史之镜,阅兵训练成为特殊的课堂,既锤炼技能,也淬炼灵魂。

  他还警告称,克什米尔问题不能搁置。

  少顷,一身戎装端坐在驾驶舱内的陆航空中梯队领队、总参陆航部副部长陶炳兰,娴熟地拉起操纵杆,作为领航的直升机飞向高空。机身下,一面宽阔的国旗迎风展开、猎猎作响……

  人文关怀排忧解难,科学施训降低强度,科技元素提高效益……走访阅兵训练基地,处处可见这样的“暖新闻”。不过,最令官兵们津津乐道的,还是身边一个个砥砺斗志、历练血性的“硬新闻”——

  9月14日报道
亚洲时报在线9月7日发表题为《巴基斯坦陆军参谋长:无论短期或者长期战争,印度都将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的文章称,据印度报业托拉斯报道称,巴基斯坦权势人物、陆军参谋长拉希勒·谢里夫警告称,如果印度胆敢对他的国家发动短期或长期战争,就会遭到“无法承受的伤害”。“我再次重申,我们的武装力量完全有能力击败各种外部进攻。”

  将军领队首次亮相天安门,既展示着大国军队的形象风采,更考验着共和国将军们的热血忠诚。

  “阅兵训练不是实战,却时刻折射着实战化训练的标准。”被中央军委授予“航母战斗机英雄试飞员”荣誉称号的戴明盟说,米秒不差是驾驶歼-15战机在航母起降时的基本要求。如今,这种从严治训、精细施训的理念也同样体现在阅兵训练场上。

  报道称,这些讲话明显是对印度陆军参谋长达尔比尔·辛格·苏哈格的话做出的回应,苏哈格近日表示,印度陆军为“快速、短小的未来战争”做好了准备。

  灯光下,张军长正在伏案工作。尽管白天的队列训练让他满负荷运转,但远在千里之外的集团军部队演习,仍牵动着他的心。修改计划、审定方案、谋划演习行动……阅兵训练基地的这间狭小宿舍,成了65集团军的后方“中军帐”。

  “米秒不差”背后的付出不言而喻。不过,若非从历史的堞口审视,很难理解中国军人在这些细节上追求极致的深层精神动因!

  他承诺摧毁极端分子在该国的全部网络。

  百团大战“白刃格斗英雄连”英模方队领队、14集团军副军长邓志平,接到阅兵命令当天,夜里便身背行囊奔向火车站。这一天,正是将军51岁生日。这名曾在老山前线立下二等战功、曾在鲁甸抗震中与战士一起睡帐篷的将军,神情激昂地告诉记者:“阅兵台也是点将台!统帅一声命令,我们一往无前!”

  “跟随军旗走过天安门广场,别人看到的也许是振奋与豪迈,但我们眼中还有使命和担当!”杨燕军所在的方队里,有来自蒙、藏、回、满等7个民族21名战士。他们说,对抗战史了解越多,对党的感情越深,越是想要在此次受阅中展现出最昂扬的姿态!

  他说:“我重申我们的决心,除非所有恐怖分子、他们的金主、教唆犯、服务商和同情者都被绳之于法,否则我们不会罢手。”

  “导弹听我的话,我听党的话!”
采访中,“博士将军”、第二炮兵某基地总工程师张明国眼神明亮而又坚定:“为了祖国的和平安宁,我和我的团队要让大国长剑更加耳聪目明!”

  预警机、运输机、加油机、直升机……一架架战机组成“鹰阵”掠过天空,恍惚间,阅兵训练场俨然一片“准战场”。

 

  日出东方,曙光初照阅兵场。

  险难科目走上阅兵场,眼睛盯着未来战场——

  他把克什米尔称为“未完成的分裂议程”,他表示,这个问题应该诉诸于联合国决议,决议呼吁通过公投决定该地区的未来。

  已年届58岁的第二炮兵某基地政委王定放,每天早上5点钟便来到大山脚下练口令、练军姿。谈起将军领队话题,王政委十分感慨:“这不仅是中国军队将军威武形象的一次大展示,也是我们重拾优良传统、坚定理想信念的一次大实践,更是古田会议精神在阅兵场上的一次大延伸……”

  这里当然没有战场的硝烟,但仍有近似战场的惊心动魄:一些空中编队飞机数量多,间距近,飞行稍不稳定,轻则影响队形,重则危及安全;阅兵是一项定时定点的任务,为应对各种突发情况,训练中,天气差要飞,难度大要飞,风险高仍要飞。

  陆军在其位于拉瓦尔品第的总部召开特别活动,纪念1965年与印度的战争50周年,拉希勒在活动上发表讲话称:“如果敌人胆敢挑起任何不幸事件,不论其大小和规模,不论长短,都将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一次受阅,就是将军领队们一次扎扎实实的蹲连住班。一次受阅,就是人民军队“官兵一致、平等民主”优良传统的一次传承。

  砥砺当在训练场。盛夏,水泥地上热浪升腾。一遍一遍重复练习动作的行列里,从将军到列兵,个个汗流浃背,却个个精神抖擞,目光坚毅……那样的目光里,看到的一定不只是自己接受检阅时的光彩,还有一支大国军队昂首阔步的身影。

  8月23日,参加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盛典的陆、海、空、二炮和武警部队官兵,进行全流程全要素演练。记者在参观台上看到:行进在每个受阅方队前列的,都是肩扛金星的将军领队。

  练的是形象,“炼”的是铁血

  “阅兵是没有硝烟的演习!”面对记者,张海青的话语掷地有声:“带兵打仗、练兵打仗才是我军高级指挥员应有的好样子!”

  如果说,军事训练是未来战争的预演,是战斗力的生成源,那么,此次汇聚三军的阅兵训练,同样是铸军魂、励斗志、强本领、育人才的综合练兵场。

  抗战时期,国民党爱国将领续范亭前往延安考察,见到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和普通战士一样,穿粗布衣、吃百姓饭、睡木板床,感慨赋诗:“时人未识将军面,朴素浑如田舍翁。”

  此次受阅,驾驶舰载机梯队长机的戴明盟,身后的僚机里全是歼-15培训学员。为此,每个操作、每项指令他都一一细抠,并借助高倍高速监控设备、地面测量、飞参判读等手段,快速准确评定训练质量,既保证阅兵训练进度,也提升舰载机实战化水平。

  某装备方队领队、第二炮兵某基地司令员李军,年初带领部队行进在崇山峻岭之间,开展实战化演练。接到阅兵命令,征尘未洗,便风尘仆仆赶赴阅兵训练基地。

  朱佳春是“华南游击队”英模部队方队中的一名团职干部。1997年香港回归时,他是仪仗队执行分队长;2009年,他参加了首都国庆阅兵;今年,他本想转业离队,却心又不舍,再次参阅。从最初的方队总教练到领队,再到预备队员,最后成为正式队员,为了走上阅兵场,短短几个月,他完成了4次身份转换。

  某装备方队领队、西藏军区副司令员唐建明,在高原工作39年,57岁的他初进阅兵训练基地,一时间难以摆脱晕乎乎的“醉氧”状态:站1小时的体能消耗相当于普通人站2至3小时,衣服每天都要湿透七八遍。但他咬紧牙关坚持,和战士们始终站在一起、练在一处。

  “刷、刷、刷……”正步铿锵有力,每步75厘米,每分钟112步。当三军仪仗队护旗组前脚踏在正步停止线上时,计时结果显示:96米、51秒,米秒不差!